为防失联,请收藏网址:hongxiu.me

第七章 颠倒的喜悦

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,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,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!美丽的妈妈(天城鹰雄),美丽的妈妈小说,美丽的妈妈番外,美丽的妈妈分卷,美丽的妈妈结局,美丽的妈妈无删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,美丽的妈妈txt下载,美丽的妈妈最新章节,美丽的妈妈高h肉文,美丽的妈妈笔趣阁,美丽的妈妈御书屋,美丽的妈妈御宅屋,美丽的妈妈海棠书屋,美丽的妈妈废文,美丽的妈妈晋江文学,美丽的妈妈飞卢小说,美丽的妈妈宝书,美丽的妈妈第二书包,美丽的妈妈第二版主,18书屋,无防盗章节,play,百合,肉文,高辣h,百度云,5200,快穿,GL,纯百,乱文,双性,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柑野美佐子看到超级巿场旁边的冰果店挂着到冰的旗帜,走进超级巿场。这时候她看对面的药房,那里和平时一样做生意。

现在已经是五月二日,今天是星期六。天气已经很热,这种天气吃刮冰也不是奇怪的事。这一次是黄金周末,小孩子放假到五日。

昨天因纱织有打电话来,表示鲤金周末闷在家里也不是办法,提议又分成二队去旅行,可是不论到那里去,大概名胜地的旅馆已经订不到房间。

“你这样说,我是可以和雅夫去旅行,但能订到旅馆吗?”

美佐子这样问。纱织笑一下,就说“你有意思的话,我马上去找认识的旅行社。”

这样挂电话以后就没有再来联络,美佐子不喜欢住在小旅馆里到外面吃饭,纱织也是一样。

美佐子和纱织都不习惯一般所谓的幽会旅馆,旅行的目的一样是性交,要事先订好一流的旅馆,不然就无法感到心安。

美佐子买完东西走出超级巿场。

今天美佐子没有开车,一只手提着袋子走,眼睛向酒井药房里看。药房和平时一样营业可是没有看到美丽的寡妇药剂师。

她的美丽女儿是独生女,星野纱织的儿子雅夫是独生子。自己的儿子信也同样是独生子,美佐子突然想到有共同性。

这三个家庭分别演出地狱般的性欲连续剧,在美佐子觉得好像有奇妙的关连美佐子口到家里,这时候信也已经回来,在餐厅摆弄钓鱼竿。

“这个假期要去溪钓吗?”

“嗯........我是想去。”

信也是把放在河边的朋友家的钓具拿回来整理。

“溪钓用什么饵呢?”

“在河边水浅的地方把石头翻过来,就看到有黑色的虾子。就是用这个来作饵。”

溪钓是愈向山里走愈容易钓。到深山里就没有人家,也很少看到有人,变成只有树林和溪水以及鸟声的世界。

再向里走就有瀑布。不过信也还没有去过瀑布那里。据说水的落差有二十公尺,想像冒起水烟的样子,就觉得很够味道。

把青木淳约去溪钓,带他到瀑布边推下去会怎么样。这是意外事故,自己不会成为凶手,这样就可以救酒井伊代了。

信也一面整理钓具一面这样想,但也不是专心的思考,等于是玩弄一种梦想,就在这时候母亲回来了。

“去溪钓,要特别小心。”

美佐子这样说,信也好像怕她啰嗦似的用吻堵住她的嘴时,从门囗传来声音

“有人在吗?”

是女人的声音。

“纱织........”

信也急忙赶去门口。

信也搂抱纱织的细腰一起走进起居室。双手拿着东山,是点心盒和香瓜。

“啊........我已经兴奋了。”

纱织扭动受到信也抚摸的屁股,把东西放在桌子上。就在这时候大门又有人进来的动静,原来是雅夫。雅夫,来很多鱼干。

看到雅夫的刹那,美佐子美丽的眼睛发出湿润的光泽,扭动腰肢性感的站起来。

“不去旅行了,但今天就在你家理举行派对。今天可以让孩子们喝啤酒吧。然后好好的性交,封闭随着肉体的成长自然发生的性欲,实在太残忍。”

纱织一面拉开白色上衣的胸前露出乳房说。美佐子也点点头伸手过去,雅夫用火热的眼光看美佐子,握住她雪白的手指,有柔软的感觉,好久没有碰到美佐子的肉体了。

“美佐子,好想你。”

雅夫说,然后把美佐子的手指含在嘴里吸允。

“开派对是可以,但首先要在不同的房间里。不要开始就有乱交的气氛。”

美佐子用眼光催促雅夫进入她的房里。

美佐子把自己的嫁妆,也就是豪华的有三面镜的化妆台拉开,宽大的镜子里出现雪白的裸体。

丰满的乳房,细细的腰,臀部的曲线,全身都显得非常美。

“唔........”

雅夫叹一口气,陶醉的凝视站在化妆台前的美丽裸体。

“雅夫,你叹什么气。”

美佐子露出微笑,用自己雪白的手摸一下黑黑的阴毛。

“雅夫,好久没有见面,所以被你看到裸体还有一点难为情。听我的心跳声吧。不过,你就尽量的看朋友妈妈的裸体吧。”

“美佐子,你真美,尤其这个屁股的形状太好了。”

雅夫一面说一面抚摸雪白的丰满屁股。

“你和信也的性交怎么样了,还是只有肛门吗?”

“信也最近根本不理会屁股。我偶而要他玩屁股,他嘴里说好,实际上根本没有,真是现实极了。”

“什么?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呢?”

“我的意思是说,和你们一样。信也还没有告诉你吗?我们也到了最后必然到的地步。你妈妈已经把你们的事告诉我了。我是受到你妈妈的影响........反正我和信也也到了那种程度。”

美佐子坦白说出来。雅夫默默的,但热心的抚摸美佐子的屁股。

“原来如此。当然,只用肛门是无法忍耐,我们都是如此。”

说完就在美佐子的屁股上打一掌。

“你说的很对,确实是彼此都无法忍耐了。”

“美佐子,我嫉妒,我今天要狠狠的干你。”

“你嫉妒吗?”

美佐子露出兴奋的眼光看雅夫,从雅夫的变眼冒出性欲的火焰。

“我要做出最淫邪的事,把你干到全身都软绵绵的。”

“好啊。不论是变态或任何方法都用出来吧,我会说出最淫荡的话。什么话都肯说........你听吧........屁股........屁眼........阴户........阴核........鸡鸡........睾丸........我什么都说。我大便的洞也想快活,我的屁眼最近只是大便,没有肉棒插进来了。”

美佐子一面说一面把兴奋的脸靠在雅夫的胸上。

“说这种话真难为情,雅夫,你不要笑我。”

“美佐子,你的身体在发抖呀。”

“想到对不起在德国的人,身体突然开始发抖了。”

确实,美佐子一丝不挂的裸体在微妙的颤抖。她的裸体实在美的无法形容。

“对你做什么都可以吗?”

雅夫特别问一次。美佐子点点头就抱紧雅夫,好像要阻止身体的颤抖,拼命的抱紧雅夫,发出啜泣般的声音,又一次用力点头。雅夫看镜子,抱住他的雪白手臂以及颈部都美的无话可说。

“我想把你吃掉。”

“吃吧,连内脏........”

就在这时候从外面的起居间传来皮鞭打在肉体上的声音。美佐子突然抬起头倾听。雅夫吻美佐子的嘴,贪婪的吸允。美佐子的舌头进入她的嘴里,舌头和舌头纠缠住一起,互相吸允到呼吸困难。

深深的吻便他们满足,彼此叹一口气,互相望着对方笑了。

“美佐子的内脏一定是漂亮的粉红色宇宙。我要变成昆虫在这宇宙浮游。我的一生都在你的内脏里旅行。”

美佐子对雅夫的话感到好笑。

“好笑吗?”

“是,很好笑。”

“你也想说什么吧,你说。”

“割下我的屁股肉或乳房做烤肉吃........这样的好不好?挖下我的性器做成木乃伊放在你的书桌上........这样好不好。我的性器干枯萎缩,变成小人的脸,阴毛就变成头发…:这样好不好?”

“你说这种可怕的话,忘记在德国的人了吗?”

“不,你不要说这种话。我快要忘记了,你不该说的。”

“你和信也干的时候怎么样;会不会一面干一面想到丈夫,觉得对不起他呢?”

“有时候,当事后想起丈夫,会落入后悔的地狱里。责备自己的感觉很难过。真的觉得对不起丈夫........还有,信也不肯用保险套,所以我很害怕,尤其在有怀孕的可能时,他是不肯用保险套的。你也一样,玩弄我的屁股时,每次都不用保险套。”

美佐子说今天是月经后的第三天,是安全的日子,慢慢的推开拥抱的身体,面对化妆镜。雪白的下腹部完全出现在镜子里,把香油抹在阴毛上,用梳子向肚脐的方向梳。

在起居间仍就有皮鞭的声音,同时有女人甜美的哼声,不过又突然停止。

“你妈妈是把屁股露给男人看,屁股挨打就会产生相当人的快感。”

美佐子一面说一面在镜子里露出阴户,把乳液涂在雪白的屁股上用双手磨擦。美丽的屁股发出艳丽的光泽诱惑雅夫。

“我就这样在屁股上化妆诱惑信也........但他已经对屁股没有兴趣。刚开始的时候,他会毫不留情,每天在屁股里插入几次........”

“好强烈的诱惑。”

雅夫说。美佐子用手拉开艳丽的肉丘露出肛门,在上面涂口红。

“这样想肛门性交吗?”

“想,很想。已经知道肉棒味道的屁股,被丢弃不顾。就因为知道味道才会骚痒。信也是明知我会骚痒还不肯,实在太残忍了。我的色情感觉有一半是鸡奸”

美佐子用法国的口红涂在喜欢鸡奸的肛门上,而且使肛门一收一放的诱惑男人。

“我要火热的肉棒!”

美佐子说。

“当然,我会珍惜你的射精。所以,等一等再插入,多用一点时间玩弄我的身体吧。刚才听到皮鞭的声音,我也想要那种剌激了。”

美佐子说冰箱里有萝葡和红萝葡,说出这样暗示性的话时..雅夫问“有没有针”。美佐子点点头从衣柜拿来针线盒。赤裸的身体无意中挑拨男人。白色的针线盒里有很多针。

“雅夫,还有蜡烛........”

“好,也拿来吧。”

雅夫说完就走出卧房。想到能彻底的折磨她,雅夫的心里就感到兴奋 身体里的魔性发出有毒的光泽,

在走廊上就听到又开始打的皮鞭声。

雅夫走进现场。赤裸的女人趴在蓝色的地毯上,腰上有男人骑,还用皮鞭打屁股。纱织的雪白屁股变成红色,像马一样爬来爬去。

“纱织,够了没有,还要吗?”

信也骑在纱织的身上问。

“要!还要!要用鞭打就要我泄出来吧!”

“母猪!”

皮鞭更用力的打在屁股上,纱织发出尖锐的叫声,痛苦的屁股不停的颤抖。可是这样的痛苦变成快感,从纱织的肉洞里溢出蜜汁。

“信也!不要留情,打吧!对我说脏话吧!”

“还要我打吗?这样的虐待狂太强烈,我不喜欢。而且有你儿子在一边看,我就没有力量了。”

信也一面说一面看雅夫。

“是她求我用鞭子打的。”

“打吧!打吧!”

纱织不断哀求。不管有没有儿于在旁边看,拼命的哀求用皮鞭抽打。

“快打呀!等一等做什么都可以,我会给你吹喇叭,可是现在要用皮鞭狠狠打我的屁股。信也为什么不打,你想让我丢脸吗?我会生气的!”

信也在心里想,她这种样子已经是病态了。这种人会是有许多学生的插花老师吗?可是,反射性的,举起右手拿的皮鞭,用力打在赤裸的屁股上。

叭!叭!.....发出可怕的声音。女人也同时发出妖艳的哭声,拼命的扭动赤裸的屁股,在地毯上拼命奔驰。

“早就想被皮鞭狠狠的抽打........今天就这样吧........我的屁股流血也没有关系,让我尝到残酷的皮鞭滋味吧。”

看到母亲疯狂的要求,雅夫离开现场走进厨房。

“妓女!母猪!变态!色情狂!”

从信也的嘴理不断叫出怒骂的话,同时皮鞭重重的打在屁股上。

“那边打的很凶。”

雅夫回到卧室说。美佐子是坐在化妆台前的椅子上等,看到雅夫回来,露出雪白的牙齿笑着站起来迎接。

“我听到了。雅夫,你去看了,是吗?害得我等了很久。”

美佐子取下披在身上的浴巾,下面是一丝不挂的裸体。

“用皮鞭打屁股还有快感,是因为屁股有敏惑的性感带。屁股迟钝的人就不行了,不会对皮鞭感到兴趣。你的妈妈和我,都是以肛门为中心,屁股的性感带非常发达的人。”

“美佐子,你更高雅而性感。”

雅夫无意中说出真话。

“你真的认为这样吗?”

美佐子问的时候,脸上露出笑容。

“那么,我们也多用点心,多一点变态吧。”

雅夫已经带进来萝葡和红萝葡,还有菜刀。菜刀是为了在萝葡或红萝葡上加工,做成适当的形状。雅夫是从小学生时就擅长劳作。用萝葡做成假阳具,准备插入美佐子的阴户里,红萝葡当然走用来对付肛门。

雅夫开始削萝葡,美佐子看他非常灵巧的做成肉棒的形状。

“做.的真好........一想到这个待会儿插到阴户里,我就兴奋起来了.”

美佐子告诉雅夫,肉洞里已经湿润,在雅夫的耳朵上轻轻咬一下,到床上躺下。枕边有针线盒、蜡烛、卫生纸。

雅夫也上床,身上还有一件内裤。内裤前面高高隆起,表示肉棒已经膨胀。美佐子用火热的跟光看隆起的部份。

“啊!好凉啊!”

美佐子在刹那间缩紧身体,因为有萝葡和红萝葡放到雪白的肚子上。

雅夫把二个东西放在美佐子的肚子上,开始摸弄乳房。抓住雪白的丰满乳房,用力挤出乳头,然后用针剌。这时候乳房像触电一样,有麻痹感的疼痛。

“唔!”

乳头被刺时,美佐子就发出痛苦的哼声,双手抓紧床单,双腿伸直脚尖向上翘起。

“也要刺阴核。”

“饶了我的阴核吧........”

美佐子像懦弱的野兽一样哀求。雅夫露出牙齿笑一下,手指插入美佐子的肉洞里,同时用针深深刺入左边的乳头。

“啊......”

美佐子大喊的同时四肢用力,这时候肉洞夹紧雅夫的手指。

一支针留在乳头上,另一支针插入阴核上。美佐子痛的悲叫,强烈的恐惧使她的身体颤抖,这时候阴核又被剌一下。

“啊........”

“你不要动!”

“雅夫........啊........”

萝葡做的假阳具插入肉洞里时,从里面挤出蜜汁,美佐子开始啜泣。

雅夫把萝葡拔出去。

“不!不能拔出去!”

“叫吧!让信也听到你的声音。”

雅夫的声音有一点沙哑,说完就把美佐子的大腿向左右拉开,又把萝葡插入

“痛啊!啊!!!雅夫........”

这时候她的肉洞里是又湿又热。萝葡继续深入。,雅夫把屁股抱起来时,流出蜜汁,使得涂上红色口红的肛门湿淋淋的发出光泽,像妖妇的颓废模样的嘴。雅夫被迷住似的凝视,然后插入红萝葡。美佐子自己拉开肛门迎接。插入时,美佐子发出哼声,当红萝葡阳具完全进入后变成更性感的声音说。

“啊........真性感........雅夫........”

脸上有汗珠,但露出陶醉的表情。

“好像........”

“好像什么?说呀。”

“好像把这世界上的一切事情都忘记了........真的麻痹了。”

说起麻痹,有针剌在上面的乳头和阴核也已经麻痹,只剩下轻微的疼痛,而且是甜美的疼痛感。有加全身都受到雅夫的恶毒侵犯。

“屁股眼也堵住了........现在只剩下这里,让我吹喇叭吧。”

美佐子张开小嘴露出美丽的舌头。虽然窗户有薄纱的窗帘,但在五月的阳光下床上也很明亮。张开的嘴形成美丽的图案,雪白的牙齿发出光泽,乳头和阴核上的针也发出亮光,阴户里插入白萝葡,肛门是被红萝葡占有。

“我希望所有的洞都被填塞。”

美佐子这样要求插入嘴里。

雅夫脱去内裤,绕到枕边采取蹲姿。然后用一只手抓住美佐子的头发把她的脸扭转遇来,立刻他火熟的龟头顶在美佐子的嘴唇上。美佐子立刻就吞进嘴里,然后用舌头舔。舌头在阴茎上蠕动,刺激膨胀的龟头。

用嘴唇夹紧阴茎上下活动时,雅夫忍不住发出哼声。美佐子听到这个声音,嘴就离开肉棒。一面用手指夹紧肉棒一面向上看雅夫。

“怎么辨?要射在我嘴哩吗?”

美佐子的眼神是怜惜射精。

“射在嘴里也可以,不过我觉得太可惜了,虽然我知道你恢复的力量很强……。要拔出萝葡吗,还是拔出红萝葡玩弄肛门?”

“现在快受不了啦,马上就要在你的手里射出来。”

“嗳,真可爱。”

美佐子放松手指的夹力。雅夫叹一口气,感到射精的兴奋感消失,就过来分开美佐子的大腿,坐在双腿之间。

“你的眼睛好可怕。”

“你不是想受到虐待吗?”

美佐子开始扭动柳腰和丰满的屁股。因为开始抽插萝葡,这时候她也开始啜泣,一面抬起屁股一面配合抽插的动作扭动。

“唔........雅夫........太好了........萝葡的突出部刮到里面的肉........啊........又刮到了........唔........啊,我现在的阴户充满幸福感........狠狠的弄吧........玩弄朋友的母亲吧........啊........又刮到了........唔........”

“美佐子,疯狂吧!疯吧!.”

雅夫更用力的抽插萝卜时,从美佐子的肉洞像洪水一样流出蜜汁,抬起的屁股跌落在床上。

“不要了........”

美佐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说,眼睛里白色的部份增多。

“泄了........短短的时间里泄了二次。”

忘记丈夫,也抛弃理性,在魔鬼般的早熟少年折磨下,美佐子的肉体兴奋到极点,然后是软绵绵的在全身酸懒的感觉中慢慢恢复羞耻心,用恐惧的眼光看刺在乳头和阴核上的针。深探插入肛门里的异物感,也因理性的恢复产生羞耻惑。

“雅夫........我很难为情。”

用哭泣般的声音说完,美佐子抬起身体抱紧雅夫的身体。

“我难为情,很难为情,难为情的身体都发抖........。”

雅夫抱紧雪白的上身,同时抬起丰满的屁股,让美佐子坐在他的腿上,立刻握住从肛门突出的红萝卜开始用力抽插。最近儿子信也已经玩腻,很少肛门性交的美女的屁眼,这时侯显现出处女般的反应。

“哼…哼…”

美佐子发出沉闷的哼声,一面抱紧雅夫的脖子一面扭动屁股。

“美佐子,好吗?”

“啊........魔鬼少年........真会玩弄女人的屁股........可恨的技巧........啊........屁股好舒服........”

“美佐子,又要泄了吗?肛门那样痛快吗?”

“你的将来真是可怕的人物,可是你弄的真好........不!不要拔出去!不能拔出红萝卜。”

“红萝卜已经在你的火热肛门里变成软绵绵了,所以要拔出去........”

很慎重的拔出快要断的缸萝卜,然后插入二根蜡烛,另外手里还拿一根。

“把屁股的洞拉开大一点。”

“是,亲爱的,我拉开了。”

美佐子的肛门贪婪的吞下三根蜡烛,然后从嘴里发出淫荡的浪声。屁股已经停止扭动,只有肛门括约肌小幅度的蠕动。

雅夫对美佐子的哭声感到兴趣,又想把肉棒插入这个发出哭声的嘴里,让她吸吮后射精。

雅夫这样命令后,自己仰卧下来。

美佐子变成雪白的母兽,骑在他的下半身上,一面啜泣一面用火热的嘴唇把年经的肉棒含进嘴里,然后开始用力吸吮。

当纱织和信也没有敲门就进入卧房里时,美佐子站在化妆台前正用浴巾擦拭身体。美佐子的身上已经没有萝葡或蜡烛以及针,看起来很清爽。此时的纱织也是全裸。信也的下体也暴露出肉棒,信也带来鱼干和茶水,纱织拿来水果和点心。

“我们可以会合了吧。美佐子,不会赶我们走吧。”

纱织看着美佐子的脸色说。说话是低姿态,但她的眼睛里的表情是期盼四个人游戏。

“信也怎么样,想要乱交的气氛吗?”

美佐子问。没有听到回答,转头看时,信也和雅夫一起坐在沙发上吃鱼干。雅夫本来穿上内裤的,但不知何时脱去,变成和信也一样赤裸。

“明天开始连休,妈妈的腰真细。”

信也像自言自语,和纱织的腰团相比,美佐子确实苗条多了。

“可是,屁股是一样大吧,我是八十九,美佐子呢?”

纱织一面倒茶一面问。

“我的屁股是八十八。”

“说话像妓女一样。”

信也一面说一面看雅夫。

“你不要挑剔,你还不是打妓女的屁股感到高兴吗。”

“雅夫,茶已经泡好了,来拿吧。”

“我们要保持和平的气氛吧。”

雅夫笑着用手指在信也的肉棒上弹一下,然后去拿茶。

纱织建议四个人都赤裸的坐成圆圈吃饭。

“真服了你。”

美佐子做出难为情的笑容,但也点头表示同意。

如此一来沙发和桌子都变成多余,所以信也和雅夫一起搬到房外去。房里的空间大了。纱织又提议不分男女都盘腿而坐。美佐子的脸色有一点红红的,但还是大胆的盘腿坐下。

“让我看一看。”

纱织这样说,二个少年也吵着要看。

美佐子红看脸分开大腿露出黑黑的阴毛,同时拿起一块鱼干放进嘴哩。这时候美佐子也看坐在正对面的纱织下体。她的毛真多,肉洞几乎完全被覆盖。发觉美佐子的好奇眼光,纱织也看自己的那里说。

“有很多毛吧。和插花的老师不相配吧........这真是悲剧。对了,美佐子,你 和信也的关系也到了最后的关头,我是听信也说的。”

美佐子默默点头,用湿润的眼光看纱织的脸,然后看二个丰满的乳房。拿起点心放在嘴哩,她的这个嘴刚才做过二次口交,第二次还吞下雅夫射出来的精液。因为雅夫要求她吞下去,美佐子就把嘴里有腥味的大量浓汁吞下去。

“每天在一栋房子里做肛门性交,感到快感的身体是不可能保护阴户到底。肛门受到抽插,阴户自然又热又湿,这是很矛盾的。现在说这种话也许像傻瓜,但那是真的很矛盾也不自然。”

“对,不自然,做了以后确实感到不自然。我们二个妈妈好像经过很多弯曲的道路。可是我们很快会老,年轻人成长后眼光就会转向年轻的女人,这种乱伦的关系自然会消失。”

纱织说完就凝视美佐子的身体。

“你的身体真性感,脸和身体都隐藏者罪恶。”

“是那样吗........”

美佐子对纱织的话表示反对,可是立刻垂下肩深深叹一口气。

“你曾经说过,只要剥下一层皮女人都是动物,也许是真的。”

“这个动物再剥下一层皮,就变成赐给性的慈悲的圣母。”

纱织笑了一下然后就投入雅夫的怀里,拉雅夫的手到自己的黑色地带。

“等一下,妈妈。”

雅夫甩开手,把吃的东西和茶杯拿到一边去,然后轻轻吻妈妈的嘴唇,在耳边说几句悄悄话。纱织点点头立刻像白豹一样趴在那里,屁股高高挺起,还有鞭.痕的屁股开始画圆圈,雅夫的手打在那个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声音。是相当用力的巴掌,纱织的屁股继续画圆圈。

看在美佐子的眼理,脸上出现兴奋的表情时,信也过来搂抱美佐子的上身。雅夫的手从肩移到后背,转到胸上玩弄乳房,手指揉搓乳头。美佐子的敏感乳头已经硬硬勃起。

“妈妈,和雅夫干的好吗?”

信也说话时,火热的气体喷射在美佐子的耳朵上。

“信也,你嫉妒了吗?”

“妈妈,他对你做了什么?看到纸篓里有弄脏的萝葡和蜡烛,那是干什么用的。”

“妈妈可没有问你们做了什么。妈妈的心里也感到嫉妒,可是没有问你做了什么。”

“腋毛。”

“什么........?”

“露出腋毛给我看。”

美佐子高高举起一只手臂露出较浓的腋毛时,一直打屁股的雅夫伸手过来拉放在床边的纸篓。把萝卜等丢在里面的就是雅夫自己。插入美佐子肛门理的红萝葡快要折断不能再使用,可是白萝卜还能用,而且还有蜡烛。插入美佐于肛门里的三根蜡烛,还沾上一些口红的颜色和稍许粪便。美佐子的粪便带着一种芳香而且性感。

“我真的想和美佐子搞同性恋的程度,所以插过美佐子屁股的蜡烛,就不要擦干净了。”

听到雅夫的解释,纱织要求就那样给她用。白色的萝卜也渗入美佐子的蜜汁有一点变色,但纱织说那样才够剌激。

在美佐子的腋毛上舔的信也。美佐子听到纱织的话,美丽的脸上出现红润。

“他还舔你的腋毛,真是相爱啊。”

纱织用吃醋的口吻说,同时用力扭动屁股,但也在这时候发出很长的哼声。原来是雅夫把白萝葡插入她的肉洞里。

“啊........好像里面的肉都翻转了........有用........真有用........o”

纱织的肉洞正在品尝削成肉棒形的白萝葡味道。很快的流出火热的蜜汁。

“唔........唔........啊........太好了........”

纱织咬紧牙关仰起头,用力扭动屁股享受那里的快感。

“啊........太好了........可是,妈妈,在大家的面前这样淫乱,实在很难为情……唔........啊........流出这样多的水........真鸡为情........”

“妈妈,你的肛门也想了吧。”

“不要........不要........太难为情了.......不要.....”

“那不是良心话,你是前后都想要的。”

从雅夫的眼睛发出淫邪的光泽,把蜡烛一支一支的全插入肛门里。

“随便你弄吧!”

纱织发出快要死的声音喊叫,就这样几乎达到高潮的顶点。

“肛门的粘膜组织非常纤细,所以有时候比阴道膜更敏感。”

美佐子对瞪大眼睛凝视纱织的儿子说。

“也许你已经有了这种性知识,不过纱织的快感好像非常特殊。”

美佐子也同时想,被雅夫弄的泄身时,自己的喊叫声可能更淫荡。

“这样看也会兴奋起来。”

信也说,美佐子点黠头,好像很无奈的叹一口气。信也和美佐子都默默的看,这时候纱织和雅夫开始肛门性交。

蜡烛已经拔出去,雅夫的坚硬肉刀剌入纱织的屁股里。已经泄过二次,但纱织仍就摇动丰满的屁股享受肛门的快感。

又叫又催促雅夫用力,也把陶醉在性感里的眼睛转过来说。

“你们是怎么啦,只是那样看,就没有乱交的气氛了。”

一面喘气一面说。美佐子立刻拉信也的手到屁股上。

“我们也来吧。弄屁股好不好,最近你好久没有玩弄屁股了,妈妈对你很生气。”

美佐子愈说欲火愈强烈,不等信也回答就趴在地上挺起屁股,露出可爱的肛

“那样还不对,你要过来把屁股和我排在一起!”

纱织用命令的口吻说,美佐子像挨骂的狗一样顺从的把赤裸的身体靠过去,屁股和屁股排在一起。这时候雅夫显示要转到美佐子屁股的样子。

纱织立刻厉声说。

“还不可以!”

“我已经露出肛门了........忍耐羞耻露出肛门等你,还不快来!”

美佐子用生气的口吻催促信也。对信也慢吞吞的样子好像真的动气了。

“妈妈已经把屁股分开了,不要让妈妈丢脸。”

“好美的屁股,我的肉棒硬起来,好久没有玩这个洞了。”

“要换班,信也,知道吧。”

雅夫这样说时,抽插的动作缓慢下来。他是克制自已等待换人。

“快插入屁股里吧。”

“妈妈的屁股就是好。”

信也的手抓住腰骨,先用龟头在阴户沾起蜜汁,然后对正肛门插入。

“啊....信也.....我真高兴......好像又回到当初的时候了........啊.:.:真舒服。”

信也和美佐子都早已习惯肛门性交,所以巨大的肉棒能深深插入到根部。美佐子好像很怀念的用力把插进来的肉棒夹紧,同时从嘴里发出甜美的哼声。

很久没有这样肛门性交了。

美佐子陶醉在变态的喜悦里,可是二个少年不断的换人,像比赛一样的猛干时,肛门产生火烧般的感觉,对扭动屁股也感到吃力。

美佐子感到受不了,纱织也一样。二个美丽的母亲都累的全身无力,好像内肚都要被拉出去的无止境的肛门性交,使她们发出痛苦的哼声。这样的哼声埋没有一点被虐待的喜悦感,只有强烈的痛苦。

终于结束,信也在美佐子,雅夫在纱织里的屁股射精后结束旺门性交。二个裸体也没有力量擦弄脏的屁股,趴在那里好像呼吸也困难,只有后背微微起伏。

“美佐子,你的屁股满足了吗?”

美佐子听出雅夫的声音带着兴奋的样子,感到害怕。

“是,我的屁股洞已经尝够了肉棒的滋味,你的妈妈也一样吧........我的屁股洞里好像还有肉棒在里面一样疼痛。”

“你服了吗?”

雅夫用舞台的表演口吻说,一面伸手摸屁股,美佐子赶紧缩回屁股哀求不要玩弄肛门了。

“不行,你好像还没有服气的样子。”

“雅夫,饶了我吧........”

雅夫发出奇妙的笑声,把二个肉丘向左右拉开。

美佐子的肛门上出现火烧般的感觉。这不是演戏也不是开玩笑。雅夫真的又插进来,残忍的在肛门里猛插猛抽。

“难过呀........拔出去........拔出去吧........啊........不要啦........”

雅夫射精后,轮到信也。纱织被丢在一边,只有美佐子成为对象。她的肛门连喘气的时间也没有,被儿子的肉棒插入,痛的死去活来。

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,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(Chrome),火狐浏览器(Firefox),微软Edge,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,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,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!

如果喜欢本站,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
  •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• 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