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防失联,请收藏网址:hongxiu.me

第 1 章

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,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,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魔君越临,因暴戾狂被魔族千刀万剐,棺材里躺几十年醒来后救了个美人,他心调.教,亲自上手,终于将美人调。教成他禁多年解放后最喜欢人。

——貌美,妩,似,长于承欢之。

但一觉醒来,人突然不见了。

越临寻遍神魔两界,无意发现他妻高坐九尺明台,素衣清,问讲座无不规整清雅,竟是门第一清正仙尊。

而美人仙尊对他面陌生,竟忘了他姓甚名谁。

楚寒今闭关出来,当初便是门最受人敬仰冷清仙君,如今更是德位相匹,风华无俦。

但他本堪大任,却突然发现胎动,不知中怀了谁孩子。

因为孕症晕目眩时,陌生魔君出现在面前。

楚寒今心中辱,拒不承认怀了孩子。

魔君似笑非笑,嗓音玩味:“没错,你怀不是孩子。”

“你怀是心魔。”

——与我日日夜夜、结发为夫妻心魔。

*死了都要从棺材里爬出来看老婆攻vs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但我为什么怀了你崽受

绝非狗血渣贱!就是个天魔天天在老婆耳朵边说话,完了还要给老婆怀孕肿小jiojio甜美养崽故事!

内容标签:生子有独钟仙侠修真甜文

搜索关键字:主角:越临;楚寒今┃配角:┃其它:预收《师尊逼我修无》,求收藏!

一句话简介:老婆你好辣

立意:不管面临什么困境,都要奋发向上!

第1章1

“荣枯宗门生,夺得围猎第一。”

四月清明,春大盛。

围猎场木质看台上,几位仙首宗主并排而坐,遥远围猎场中景。

穿玄衣修士手持灵兽上台,宗主确认灵兽标记无误,预备移一位仙首检验,首座青年宗主像是怕惊扰谁似,“赶紧拿走。”

他:“我师弟一向不闻见血腥味。”

远山宗主这么说,周围仙首不得不望向他旁师弟。

那位“一向不闻见血腥”清冷仙尊此时正坐在侧坐,单手夹着一碗茶,如玉指节茶盖,侧望向围猎场内,薄轻抿,仪容泠然不可逼视。

他发由一只玉冠束着,垂两条绦带,穿着件月纹宽袖袍,姿态清正,尘不染。

月照君楚寒今,又被六宗戏称为“美仪君”“谪仙君”,与一切肮脏污秽从来无涉,且容貌俊美无俦。

据说见过他长相修士,无不摇晃脑咂砸咂舌,感慨天竟有此等美人,如果有机会跟他双修,死也愿!

但也只是个念想罢了。

原因无他,唯远山宗,修是淡泊清心,无无之耳。

这副最俊美惑面皮之,装是最清高冰冷心。

不过此时月照君敛眉,面端正,指尖却心不在焉紧瓷杯细,无意识细细摩挲。

他被昨夜噩梦搅得心烦意乱,几乎无心审理此次六宗春宴。

……这对冷清矜贵月照君来说,可真是一场糟糕至极梦。

梦里他看不清那人面孔,只感觉是一位高长、型健美青年男子,暗纹金边玄衣穿戴整齐,唯独襟孟地敞开,此人力生,正将一位衣清冷、乌发披散男子摁在榻上……

漆黑昏暗府,床点着一盏灯,呼间尽是奢靡浮香。

那男子指尖勾过那皙巴,仰起离动一双秋眼,楚寒今凝神细视,这个被亵玩男子,竟长着自己脸!

“……”

思及此,楚寒今蹙眉,几乎要将茶杯碎。

自出关后,他修为已达六步化极境内,但不知为什么,近日频频梦到这些污秽不堪形。但问题是楚寒今从小到大,看、听、闻、饮无一不是净澄澈之物,更从未动过分毫邪念,如今邪梦不说,还有他从未涉足过翔实细节。

真是岂有此理。

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问题?

正在思索,围猎场上传来动静。

“围猎已经结束!请各位修士回到本门圈地,不得御剑,不得疾驰,不得示武,不得再显灵注气!”

猎场上却有两人争夺灵兽,斗得兴起。

一人从后背取出一支穿云箭,似是没听到修士训斥,径直取向伏地灵兽脖颈。

“混账!不是说了停手吗?”

监制弟子正要阻拦,传来铮铮一声风声,旁边不偏不倚来另一支利箭,尖锐镞丁丁相撞,生生将对方出那支箭打落在地,箭登时裂。

这一箭太漂亮,周围起了动:“好箭术,这是?”

响起一个极低声音:“抱歉。”

不远一人垂手臂,按在箭筒。

那人背负一把被黑布缠绕巨剑,左手持深黑乌弓,右乌发高束,着一件简单朴实麻布,脊背站得很直,上透着一沉着气势,影极其压迫傲慢。

但脸却是一张非常普通脸。

——普通到让人一眼就会忘记,否认刚才“他一定是个美男子!”猜测,也令其深不可测气势大打折扣。

“听到禁令,在便动手将箭迫停,”那人重新住重弓,微笑,“出手莽撞,但愿没惊扰各位友。”

不仅其他人动,楚寒今也微感讶异:好本事。

佩剑无纹路,显然是百大家修士。现在内功心法都由六大宗掌断,小门派能修炼至此,不可小看。

而在众人面前出了大风,那人却在原地站了一站,似乎是不知怎么台,抬望向擂台中央仙首。

不知是有心还是无意,莫名跟楚寒今对了个正着。

楚寒今:“?”

本该离开男子,步顿住,右手无意识摩紧手里□□。

他遥遥注目楚寒今。

注目时间太长,周围人开始窃窃私语。

“咦?”

“他在看什么?”

“这个目,是在看月照君吧?虽然他长得很俊美,但这样一动不动,被勾住眼样子也太难看了吧?!”

“好大胆子,太无礼了!”

“……”

楚寒今收回视线,倒也没多生气。

没办法,他容貌漂亮,从小到大梦和梦男实在太多,普通追求者倒也罢了,狂热如上一任走火魔末法宗主,看见十来岁小仙童,练了十几年心法登时破碎,欺负他年弱灵浅,掳至离宫,远山花了好大功夫才把他寻回。

六宗有个美谈,要看一位修士是否心持一,先看他在月照君面前是否失仪。

若是脸红心跳,那就算不得清心悟。

“走!看看这位连续两届围猎夺魁新秀!”慕敛春。

楚寒今收回了思绪。

领奖台站着一位叫薛无涯少年修士,穿着荣枯宗玄袍子,左耳佩了彩羽环铛,意气风发。

几位宗主互相夸奖:“行宗主,恭喜徒夺得魁首!”

“劣徒愚笨。”

“这还愚笨?那我远山被你比去徒弟,岂不是连笨资格都没有?”

“哈哈哈,月照君十几岁时,不也连续三年夺得榜首吗?慕宗主,你纯义剑练得怎么样了?原本听说此次春宴,要展示你血养了十年名剑,现在为何不见踪影?”

“不提也罢,时机不对……”

六宗仙首取往内殿走去。

现在围猎程结束,即将回远山殿阁,参加为期三天夜宴。

所谓夜宴便是傍晚后在银花河畔,饮酒,琴,唱歌,游结识,是每年难得仙门盛会。

但比起夜宴,楚寒今终于能从春宴离开,更关心自己近几日梦魇。

从出关以后,这种噩梦已经不是一次两次,如今几乎夜夜都梦来,折磨着他神智。中途绝对没出错。他闭关进内八十一天后出来,灵气也达到了预期准。

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,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(Chrome),火狐浏览器(Firefox),微软Edge,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,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,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!

如果喜欢本站,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
  •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• 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