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防失联,请收藏网址:hongxiu.me

梅与药与独角兽《后篇》

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,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,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!我的她是小妖精(瑞茂丰基),我的她是小妖精小说,我的她是小妖精番外,我的她是小妖精分卷,我的她是小妖精结局,我的她是小妖精无删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,我的她是小妖精txt下载,我的她是小妖精最新章节,我的她是小妖精高h肉文,我的她是小妖精笔趣阁,我的她是小妖精御书屋,我的她是小妖精御宅屋,我的她是小妖精海棠书屋,我的她是小妖精废文,我的她是小妖精晋江文学,我的她是小妖精飞卢小说,我的她是小妖精宝书,我的她是小妖精第二书包,我的她是小妖精第二版主,18书屋,无防盗章节,play,百合,肉文,高辣h,百度云,5200,快穿,GL,纯百,乱文,双性,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小孩很害怕,也很困扰。

为什么我的周遭有这么多人呢?

为什么妈妈不来接我呢?

对于脑中一片空白,茫然的徘徊在一个不知名地方的小孩而言,只有矗立在身旁这棵像极了故乡的大树,才能带给它一点慰藉。

如果一直待在这里,或许我会死吧?这种不安,开始在心中蔓延。

空气开始流动了。

周围有一部份人慢慢骚动起来。

小孩吓了一跳,于是抬起头来,发现有一个散发出令人怀念的故乡香味的女性在附近。

″耶?这个女性…″

好几十个人聚集在镇里的广场上,围成了一个大圈圈,看起来简直就像全镇的人都来了;我在圈子里一边担心,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广场内发生的一切。

梅站在前面,她穿着精灵族特有的服装背对着我。这个金发美少女是我的青梅竹马,我的‘恋人’﹝这个称呼好像有些令人不好意思﹞,是由古老森林来的精灵族少女。

“可以了吗?梅。记得沉着一点,静静的说,绝对不要吓到它。没问题的,只要是你,一定可以和它说话。”

伊雷利欧先生站在梅身旁,像是在鼓励紧张的女儿般温柔的微笑着说;但是,梅的表情僵硬,嘴巴紧紧的抿住,一动也不动的看着广场中央大树下的那一只白色独角兽。

“梅…”

担心到受不了的我,不由得冲出来叫她,这么一来,梅好像是下定决心般,用坚毅的眼神看我一眼,勉强地在嘴角挤出笑容说:

“里,只得做做看了!”

梅那悲壮的表情,让我的心中感到一阵痛楚。

独角兽除了自己种族之外,只能接受纯洁无瑕的存在。像人类或精灵这种有男女性别的生物,也只有未接受过男人精气的纯洁童女,才能敞开它的心灵,与它沟通;但是,梅已经和我做过三次了,因此独角兽根本不可能和她说话的。

‘啊!好棒!’

那个时候,我和梅正在她房里热烈的做爱。虽然原本是真的为了考试而来的,不过一见到梅,我的欲念就控制不住;但是,这次很意外的是梅主动要求,她因为查觉到我的忍耐已到极限,所以事先向邻村的老婆婆要来了避孕秘方。

我回应着梅体贴的心意,努力压抑着生理上的欲火,尽量让她感到安心的,温柔地爱抚她。

梅靠着窗边坐下,我将她的腰举起,慢慢地把我的宝贝插入;梅炙热的内壁,宛如处女般将我的男根紧紧缠住,我的快感一阵阵袭来,忍不住在她体内猛烈上下抽动。

‘嗯,啊!’

﹝来、来了!﹞

不久已到达极限的我,正将火烫的精气尽情地释放在梅的体内时—

‘梅,你在里面吗?’

应该是到城里参加聚会,很晚才会到家的伊雷利欧先生,突然在窗外叫着。

‘有紧急惰况发生,请你立刻换上仪式用的服装。’

‘紧急情况?’

‘是的。有只由古老森林迷失的《独角兽》出现了。’

“为什么一定要梅来让独角兽孩子回家呢?”

在前往广场途中,我不由得如此问伊雷利欧先生。说极端一点,若是只要处女的话,许多人都有与独角兽交流的资格﹝虽然严格说来,有很多细微的条件﹞因此,梅不做也没关系吧!我自己任意下着结论。

伊雷利欧先生为略显紧张的表情中浮现出微笑,他跟我做了慎重的说明:“问得好。聚会时长老会的人也问了我相同的问题,我会推举梅的理由是,她和独角兽孩子一样都是在古老森林里出生的。”

“?”

“我先前说过,这只迷失的独角兽孩子,神通能力来源的角折断了,因此,它好像失去了正常的思考及感觉而变得非常危险,这时,如果让它和同故乡的精灵族小女孩说话,对远离了故乡而焦躁不安的它而言,岂不是比任何事都能令它感到安心吗?”

听到这里,我说不出话来了。

夏日清凉的微风轻轻的吹过广场,给静止不动的小草树木们带来一阵小骚动。梅好像听到暗号般往前跨出一步~周围的人群全都屏息看着。

﹝梅…﹞

我咒骂着毫无办法的自己。

好几次,我都想要大声的阻止她,但每回都看到梅制止的眼光,于是我强忍下来。

梅是否有可能与独角兽交谈呢?应该不可能。我真怕她会因为维护我们的秘密而产生危险。

﹝可恶—若是梅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一定会亲手杀了独角兽。﹞

我心中充满杀机,死瞪着在树旁怯生生发抖的可怜独角兽孩子。

突然,我注意到它额头上,自根部起就折断的角及痛苦不堪的样子。

﹝那只独角兽为何会把角折断呢?﹞

伊雷利欧先生并没有说明这一点,是不是有什么顾忌所以才不说呢?

我仔细想想,从来没有听说过独角兽的角会很容易折断的。

﹝真是的,会被谁弄断呢?﹞

突然之间,我的背脊一阵发凉。在人类的族群中,的确有着独角兽的角可以治疗百病和延年益寿等等的传闻;因此自古至今,据说不知有多少投机者和冒险家到古代森林去探索找寻,不过,大部份的人终其一生,都没办法发现独角兽的踪迹。虽说如此,但是—

﹝若是与父母走散的独角兽小孩,因为神通力较弱而被人发现的话,那么…﹞

我不管指甲已深陷肉里,仍然握紧拳头。

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?

突然由后方传来小小的说话声,我回头一看,有两个看起来好像是旅行者的粗壮男人站在那里,跟看热闹的人问着。

“好像有一只断了角的独角兽孩子迷失在我们镇上了。”

男人们听到后,脸色微微一变,好像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被揭发一样。我不由得将视线移到男人肩下所背着的背包上。

﹝!﹞

由背包的空隙中,露出了一个用布包包住,形状很像一只大而尖锐的针般的东西。

“真的、真的啊!”

陪着笑脸的男人们,一副心虚想离开的样子;在那一瞬间,我更能确定心中的怀疑。

小孩的心,被眼前出现的这位拥有令人熟悉香味的女性所吸引。

白白的肌肤,尖尖的耳朵,优雅但略显青涩的身段;一点也不错,就是以前在古老森林看过的精灵族嘛!

这个女性虽以很稳重的脚步慢慢朝自己靠近,但看起来却和自己一样,都是年轻的小孩子。

小孩将对母亲的思慕,一股脑儿转向这个女孩。

但是在接近的一刹那,它感觉到女孩身体某部份,飘荡着灰霭不清的污点;因为被内心的强烈感觉所冲击,全身开始摆动起来。

自混杂的人群中逃脱的男人们,好不容易走到房屋紧靠的狭小巷道里,确定四处无人后,安心的松了口气。

“刚刚真是好险哪!”

“是啊!是啊!”

男人将背包拿下来,很谨慎的来回抚摸着装在袋里的布包并说着。

“若被那些人知道折断的角在我们这里的话,可就惨了!”

“是你把那小孩的角折断的啊!”

在听到男人的话后,我由阴暗处出现跑到他们面前。

男人们吓了一大跳,直盯着我看。

“有、有什么事吗?小男孩。”

放下包包的那个男人,以虚伪的语气问我。

“别在那儿装糊涂了。我问你,那个背包里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我瞪着男人,忿怒的叫着。

“被听到了!”

男人们互相使了个眼色,由上衣内侧掏出了一把很锐利的短剑。

“既然被你知道了,就不会让你活着回去!”

放下背包的男人,不怀好意的冷笑着,手中的短剑闪着微细的光芒。

“来、到这里来,没什么好怕的。”

梅用着以前父母所教的古代精灵用语轻轻的说着,并慢慢的靠近独角兽孩子。独角兽有一种无法想像的危险习性,那就是,若有无法与其交流沟通者强行靠近的话,它会急着逃开,万一不能逃脱,就会拼命抵抗;很幸运地是,现在它一点也没有焦躁不安的样子。梅闭上眼睛,深深呼吸,在离它5公尺处停了下来,张开双臂—独角兽孩子转动黑黝黝的大眼睛,看起来正朝梅的方向前进。

“里,或许、或许我可以做到吧!”

梅突然产生期望,不由得绽开笑颜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围在四周的人群忽然发出尖叫—

没有任何预兆,独角兽孩子开始向梅冲了过去。

咚!

独角兽孩子低着头,断角的额头抵上梅胸前,并发出微弱的声音。

“该死的家伙!”

拿剑的男子朝着我冲过来,而我由于太忿怒,一时之间忘了要躲开,只是牢牢的盯着他。

﹝都是你们不好!都是你们不好!﹞

男人对准我的左肩刺出短剑,我举起左手扣住他的手腕,试着想扭转短剑的方向,但是那男人很强壮,我的力量根本不能与他相比;顿时,短剑穿透了我的左肩,一阵不适感传过来。

我并不觉得痛,因为怒火已将我的痛觉神经完全麻痹了。

﹝梅…﹞

接着,我面前响起骨头被压碎的声音,朝我刺出短剑的男人力量尽失的瘫倒在地上。

原来,当短剑刺向我肩膀时,我的拳头也同时挥出,准确的命中男人的脸。

我立刻又盯着另一个男人,那个男人看到了发生的情况后,两手握着短剑,谨慎的与我保持相当距离。

我心中的怒气,与左肩的痛楚同时开始燃烧起来,我想恐怕连衬衫也被血染红了。

接着男人奔了过来,奋力的一击,想要打倒我。

﹝都是你们不好,才让我和梅遭殃!﹞

我以极快的速度蹲了下来,将向前扑来的男人双脚一扫,一刹那间,在他的短剑刺中我之前,男人已趺跌在地上了。

短剑由他手中弹开。

我立刻骑到男人身上,使出全身力量,不断痛殴他的脸。

﹝梅和我,都是被你们害的!﹞

或许我和梅会因而分手吧!我承认因为有这种想法,而加深了我对男人们的憎恨,但我又无法停止;由第一次与梅做爱后就产生的罪恶感,转化成无法宣泄的怒气,疯狂的驱使着我。不久,当我恢复理智后,注意到了男人已经昏倒,四周也聚集了不少围观的人,我忽然不好意思起来,于是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,自昏倒的男人身边离开。

突然,由中央广场传来一阵阵的叫嚷声。

﹝难道是梅?﹞

我向群众说明男人的罪状,并请他们叫市内自卫队来处理后,急忙奔回广场。

当我跑回人群里,就拼命的往前挤,我一定要到最前面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。

突然,眼前出现一位高大的精灵族男性,他伸手拉住我。

“伊雷利欧先生,梅到底怎么样了?”

伊雷利欧先生若无其事地用自己的衣服盖住流血的我,然后指着前方:从这里可以看到的是,被抚摸着鬃毛,表情显得很安详的独角兽小孩,和疼惜的抱着它,且面露笑容的梅。

“那孩子突然冲进梅的怀里,简直就像跟母亲撒娇一样的磨蹭她的身体。”

说完,伊雷利欧先生微笑着。

我心头的重担终于落了下来。

后来梅和那只独角兽小孩一同乘坐马车前往古老森林,不可思议的是,一到森林,它的母亲好像知道自己的孩子要回家似的,在森林的入口附近迎接着。梅尽可能不靠近独角兽母亲,平安无事的进入森林,将小孩交给它。

“梅—”

“里—”

为了让梅顺利的完成使命,我将受伤的事完全隐瞒,此次是受了伊雷利欧先生的请求,要我帮忙去迎接由古老森林出来的梅,因此当我和梅在森林外相见时,不禁高兴的拥抱在一起。

独角兽事件过后几天。

最近要考试了,梅却突然跟学校请二天假,我感到很担心,于是决定放学后去看她。

当我来到梅的家门前,突然看到一个不认识的精灵族老婆婆由她家的玄关走出来。

﹝是谁?梅的祖母住在古老森林里,应该不会外出才对。﹞

“没什么要紧啦,青春期的女孩常有这种症状,恐怕先前独角兽风波也给她相当大的压力吧!”

老婆婆跟梅的母亲道别后,突然回过头朝我走来—

“哈哈!这位是—”

与我擦肩而过时,老婆婆像是看穿什么般的盯着我瞧,然后很满意的笑了,她在我耳边,用谁也听不到的声音低咕着:

“你让那女孩吃尽了苦头,不是吗?”

我吓了一跳,惊讶的望着她。老婆婆很高兴的开怀大笑,迈步向前走去。

“谢谢你,里,我没有关系的。”

梅坐在床上,看起来虽然懒洋洋的,但仍然微笑着迎接我。

“我只是身体疲惫,无法动弹而已,很快就会好的,请不要担心。”

“是吗?那我就放心了!”

我松了一口气,紧绷的情绪顿时完全释放,不由得眼角一酸~

“里,你在哭吗?”

梅眼尖的发现了。

“胡说,只是一粒沙子飞进眼里而已。”

梅噗哧一声笑出来,我突然感到不好意思,连忙转移话题。

“对了,刚才与我擦肩而过的精灵婆婆她是谁?”

我一问,梅马上就涨红脸,将毯子拉上来盖住嘴角。

“嗯,是医生,不过…”

梅看起来有点犹豫的继续说着。

“我惹那个婆婆生气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她说,就算是好奇吧!像我这种年纪的女孩子,也不可以随随便便服用那种药的。”

“啊!那个老婆婆对梅这样说吗?”

“是啊!”

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。

“若是吃了这种药,会让身体回复到初潮前纯洁无瑕的处女状态,所以,我想那独角兽孩子会扑向我怀里,或许是托此药之褔吧!再加上这小孩的角因折断而丧失了正常的感觉,虽然一直觉得不可思议,只不过这样想,我比较能接受。”

“原来如此!角折断和那药所产生的双重效果,才能顺利地蒙骗那孩子的感觉吧!”

我在对此事感到讶异的同时,也充满了对鲜少膜拜的《天、地、精灵诸神》的感谢。

但是,梅不知为何在毯子里忸忸怩怩的,我看到她那个样子,就知道梅一定是有什么不知如何启齿的事想告诉我。

“梅,你是否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

“嗯,我先前告诉过你,那种药若吃一粒大约可避孕10天,我在和你做爱之前已吃了三颗,所以、所以…”

梅用毯子将脸遮住,连耳朵都红透了,她很小声的说:“我现在二个月份的生理期同时来了,因此,身体才会疲倦得无法动弹嘛!”

我们之间大概沉默了15分钟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
过了不久,毛毯下的梅轻轻的说:“独角兽孩子,现在在跟妈妈散步吧!”

“嗯…”

我轻抚着梅闪亮柔软的头发,视线落在窗外遥远的某处。

小孩子抬头望望陪同散步的母亲,很高兴地咕噜咕噜转着大眼睛。

母亲看着如此健康的孩子,也满足的动了动眼睛。

古代森林,谁也没有进入过的幽深之处。

小孩子的额头上,新生的角已微微露出。

小孩子轻轻跳跃着,快乐地向母亲开始诉说:

″妈妈!妈妈!我在人类的城镇里,遇到了一个相当温柔的精灵姐姐喔!″

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,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(Chrome),火狐浏览器(Firefox),微软Edge,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,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,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!

如果喜欢本站,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
  •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• 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