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防失联,请收藏网址:hongxiu.me

第 119 章

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,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,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不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,普通百姓哪是修士对手?很有可能走上父亲老路,黄泉路上徒增一条怨魂而已。

老婶子哭得说不出话了:“别去……别去……你爹出事了,你不能再出事……”

“娘!”青年神定,“这城中已经死了很多人了,如果再没人敢站出来大声斥责这种行为,以后他们只会越来越无法无天,杀更多人!孩儿已经定决心要追问真凶,死也不怕!”

斩钉截铁。

吊唁人眼神中暗暗出钦佩。

老婶子面为,扶着袖子大哭,境况之凄惨,让旁观人面由悲戚转为怒火中烧。

半晌。

一位德高望重老者杵着拐杖踱出,语气缓慢却有力:“我们也是活生生命,难让他平无故杀了不成!”

“小卢爷你放心去问,他们要是敢动你一手指,证明他们确是杀人凶手无疑。到时候,我们哪怕死十个,死一百个,也要把这群魔罪恶公之于众,将他们赶出风柳城!”

小卢爷出感激神:“谢谢诸位。”

他站了起,将磕歪斜孝布扶正。

看得出来,城中百姓并非窝囊等死,他们受到不公平待遇,被欺压到了忍无可忍地步时,会拧成一团结绳子,反抗不公,发出声音。

不知不觉中,第一个受害者儿子,格刚毅定,俨然成为了这群受害者神领袖。

他抱着必死决心,向娘亲重重磕了三个响。

院子里氛围一片悲戚。

楚寒今心涌上复杂绪,同时,有些怅然若失,觉得自己似乎掉了什么讯息。

他回到院子,越临也关上了门。

“你觉得卢少爷也会死吗?”执着棋子时,楚寒今问。

越临经过短暂思索,,“如果我是希望遇城大乱人,我会杀了他。卢少爷是风暴中心,只要摧毁这个中心,事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。”

“杀掉他,彻底诬陷叛逃修士。”楚寒今顿了顿,问,“那接来会发生什么?”

越临手撑着颌,片刻后,音犹豫地:“恐怕是一场公开争斗。”

简单演:卢少爷被杀,叛逃修士滥杀无辜罪名坐实,城中百姓民怨达到峰,不再对他们抱有好感则势必投向镇守修士怀抱,对他们进行公开驱逐。

可叛逃修士并未杀人,深受诬陷,应该不会甘心蒙受着不之冤被扫地出门。

楚寒今将事来回梳理了几次,总觉得事有什么地方不对。

“镇守修士杀人手段其实并不高明,他们在城中于弱势,证明靠武力和拳,他们打不过驻叛逃修士……问题在这里打了一个结,”楚寒今抬眸,漆黑眸子直直觅向越临眼睛,“你我作为局外人尚能猜到他们之间矛盾,难他们心里没有数,放任镇守修士给自己泼脏?”

落在棋盘,越临敲一枚棋子。

“这就是奇怪地方。叛逃修士不是傻子,他们不可能不知遇城百姓民意动向,但离奇是,迄今为止,他们没有出任何自救措施。”

比如化解城内百姓汹涌怨愤。

前来安无辜惨死百姓。

甚至追杀真正凶手。

他们静静地蛰伏着。

一方面是怨声载普通人,一方面是毫无回应“疑似凶手”。

楚寒今敲着棋子,从左手换到了右手,又从右手换到了左手,指尖拢在宽阔袍袖之中,探出几寸皙净玉指

“啪嗒”。棋子落在了地上。

楚寒今躬捡棋,直起时,忽然:“有没有一种可能,叛逃修士正在观望?他们知镇守修士蓄意诬陷,索先按兵不动,等对方杀得越来越多直至罪无可赦时,便适时公布他们杀人和恶意诬陷证据,使镇守修士败名裂,永远无法?”

“对了。”越临终于点了点。

“这才是正常人智商。”

这叫将计就计。

也叫借力打力。

楚寒今隐约有些疼了。

叛逃修士采取这一招堪称毒辣。首先,遇城虽边塞荒漠,城中正修士与堕魔修士鱼龙混杂,治理荒废,但名义上仍是荣枯辖守城,属于为正所统摄区域,镇守修士也是当地名正言顺父母官。

试想,如果一个职责便是保护百姓修士,却为了争夺城池占有权,故意杀害百姓以栽赃构陷对手,何其可笑荒谬?

表面伪善,内里肮脏,与正声声宣传截然不同,想想就让人恶心透。

一旦传播开来,荣枯名声恐怕更要毁于一旦。

“蠢材,自作聪明。”饶是楚寒今言辞文雅,此时也忍不住叹息。

“狗狗,没一个好东西。”越临说。“这场叛逃修士和镇守修士角力中,只有被当成筹码百姓最无辜。所有人声声都是庇护他们,但真要兴事,第一个拿他们开刀。”

神仙打架,百姓遭殃。

楚寒今拿起桌上佩剑,眼神郁:“走吧,能救一个是一个。”

他们现在要保护人,正是隔壁院子卢少爷。

这场争端此刻风暴中心。

倘若卢少爷不死,事便有转圜余地。

越临抱起了球球,球球有点儿懵逼,呆呆地望着越临,好像在说:爹爹我们去哪里呀?

越临刮刮他鼻尖,懒洋洋:“吃席。”

“……”

球球点,轻轻喔了一声。

他们走到了隔壁院子,卢少爷被人簇拥着,已回来了。他额佩着一条孝布,写了“报仇雪恨”四个字,此时脸苍,跪在父亲棺材面前。

“嗨呀!他们本不见客!无论我们在外面怎么拍门,吵闹,就是不应声不回答,这是他妈装死等风过去呢!”有人一拳拍在桌上。

跟楚寒今猜测一致。

叛逃修士肯定装死。

越临替球球从桌上拿了个供果,放到他手心,走到楚寒今背后:“镇守修士也没那么嚣张,并没有在大庭广众之杀人,这卢少爷还全须全尾地回来了。”

楚寒今垂,见球球捧着供奉死者果,刚觉得不合适,但球球已经啃了一,似乎觉得很好吃,小小着,粉角溢出了果汁。

“……”算了。

小孩子开心就好。

楚寒今他脑袋,谴责地瞪了一眼越临,重新环视这座灵堂。

花圈堆积在大厅,纸人左右排列,气氛十分诡异。

卢少爷披麻戴孝,跪地不起。

不用说,他肯定要死。

“如果镇守修士想把杀人事闹大,彻底诬陷,一定会取他命。”

楚寒今抬望了望逐渐沉天,时辰开始晚了。

“如果不是天,那就是夜晚。”

第75章75

“那我们在这儿待到晚上?”越临问他。

楚寒今左右看了看,说:“别人法事,我们就这么站着看,似乎也有些奇怪。”

正好,有人喊:“卢老爷棺材要挪个地儿,哪位兄弟过来帮帮忙?”

越临看了一眼,上前搭了个把手,挪完棺材后,被管事住手连连感谢:“辛苦了辛苦了,留来吃顿宵夜吧?”

小人家请不起帮佣,家里出了事,过来帮忙都是左邻右舍,自然要请他们留吃顿饭。

这样就能名正言顺待到晚上。

楚寒今心中了然,扫视左右后迈步走灵堂。这两天死人太多,城里士忙不过来,只有一位童在敲锣念经,大汗。

童抬,看见衣飘飘楚寒今走近,单手还牵着一个小孩儿,正有些疑惑,楚寒今说:“在是修士,来帮忙为卢老爷诵咒祈福。”

童连忙点点:“请坐请坐!”

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,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(Chrome),火狐浏览器(Firefox),微软Edge,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,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,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!

如果喜欢本站,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
  •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• 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