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防失联,请收藏网址:hongxiu.me

被袭击的梅《前篇》

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,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,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!我的她是小妖精(瑞茂丰基),我的她是小妖精小说,我的她是小妖精番外,我的她是小妖精分卷,我的她是小妖精结局,我的她是小妖精无删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,我的她是小妖精txt下载,我的她是小妖精最新章节,我的她是小妖精高h肉文,我的她是小妖精笔趣阁,我的她是小妖精御书屋,我的她是小妖精御宅屋,我的她是小妖精海棠书屋,我的她是小妖精废文,我的她是小妖精晋江文学,我的她是小妖精飞卢小说,我的她是小妖精宝书,我的她是小妖精第二书包,我的她是小妖精第二版主,18书屋,无防盗章节,play,百合,肉文,高辣h,百度云,5200,快穿,GL,纯百,乱文,双性,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在一间微暗、略带怪味的房间里,聚集了三个穿学生制服的男人。

“明天要回到久违的‘学校’了。”

一个眼光锐利,身材异常高大的男人,嘎吱嘎吱的嚼着烟草,一边嘟嚷着。

“和同年级的‘学弟妹’们谈过了,今年有不少可爱的女生呢!”

骨瘦如柴的男人露出缺牙,一边淫笑着说。

“不管再怎么可爱,我对普通的女孩已经很厌倦了。”

三人中年纪最大的男人,含糊不清的发出声音。

“这样啊!刚好今年三年级里有二个异种族女孩。”

瘦巴巴的男人,脸上露出色迷迷的笑容。

“哦,‘容易下手’的三年级生里,有二个异种族啊,哈哈,好家伙!”眼光锐利的巨汉,吐掉正嚼着的烟草笑了。

不久,整个房间内都回荡着淫邪的笑容。

“据我所知,听说那二个女孩是精灵和猫,要先对哪一个下手?”

精瘦的男人朝巨汉望去。

“精灵吧!听说精灵族女性的那里很紧闭,是最佳良品!而且据说她们很高贵,很有廉耻心,我没有和如此高尚的女孩做过,所以…”

巨汉盯着天空嘴里嘟嚷,精瘦男人很高兴的接着说:“依我那些可爱的学弟妹们说,那个精灵女孩最近被男朋友甩了,我们对她下手,不是正好可以给她一点慰藉吗?”

“是啊,是啊!我们也算是很温柔体贴的一群义工嘛!”

眼光锐利的男人嗤笑出来。

“好吧,决定了。第一个目标就锁定精灵女孩吧!”

三个人目光交接,轻轻地点点头。

早晨的阳光照射进来。

梅如同往常一样,一下子就醒过来,她伸手到床边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箱子,取出一根银色棒子含到嘴里,没多久,梅将棒子拿出来,静静地盯着它看。突然跳起来。

(体温上升了─)

然后急忙去查看柜子里的笔记本。

(果然比前些日子的温度稍高,排卵期开始了。)

梅高兴得一下子将笔记本抱得紧紧地,不过,没多久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。

(唉!还没与里和好啊─)

开始测量基础体温,是为了知道自己的安全期;但是现在已经没和里交往,再怎么安全也毫无用处了。

梅又用力地抱住了笔记本。

从撞见了里和《大猫族》女孩乔正要做爱的那天起,梅就刻意的避开里,也不和他见面;当然梅也十分明白,这种举动是有些任性的。为什么呢?

(那个时候的里,好像拼命的想拒绝;我在外面,就是感觉到强烈的抗拒意识,才会跑进屋里的。)

是啊,那时里很清楚的发出向梅求救的讯息,因此她十分了解,他绝对没有要背叛自己的心意。但是…

滴答!

梅的眼睛滑下一颗泪珠。

“梅,吃早饭了,快去洗把脸吧。”

“啊!来了!”

突然由屋外传来妈妈的声音,梅慌忙的将泪水拭去,下床盥洗。

“我走了─”

梅跟母亲道别后,一个人走出玄关。

寂静包围着她。

完全感受不到应当在自己四周的精灵迹象。

独自一个人。

(是被我吓到,全都跑走了吧!)

梅仰望着矗立在眼前的树木,闭上眼睛,她开始默念。

应该是希望让树枝动吧!

但是树枝仍然矗立着,一动也不动。

(现在,我连和树木会话的能力都没有了!)

梅低下头,孤伶伶的站在那里。

那时,我正跟父亲练习从暑假开始的剑术训练。

“怎么了,里,你出手太慢了。冉加把劲儿,好吗?”

父亲站在挥动沉重铁剑的我身旁,大声的叫着。才一会儿的工夫…

“好痛!”

我的手突然剧烈的痛了起来,不禁掉下剑来;原来是父亲用他自己的剑,敲着我的手。

“爸爸,你在做什么啊!”

“不要精神恍惚!一边想事情一边练剑的话,总有一天会受伤的。”

父亲严厉的盯着我看,不过渐渐的,父亲的表情变得很担心。

“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最近你的样子一直很奇怪呢!”

我吓了一大跳,但仍假装镇定,将掉下的剑捡起来。

“没什么啦!”

但是,我的心中却感到逐渐沉重起来。

(梅…)

是的,我从醒来就一直想着梅。

我和精灵族女子梅是青梅竹马,而且私下已经有了婚约,但是以人类年龄随时可结婚的她,却因精灵族的成长迟缓而未成年,所以我只好压抑欲望,强迫自己忍耐。

但是这心中的缝隙却被乘机而入(应该说全是我的错)。几天前转到梅班上叫做乔的女孩,险些将我男性的贞操(?)夺走。或许有些男人会羡慕我的艳遇,可是就在‘险些’的时刻,就被梅撞见了。

惊慌失措的我,立刻想跟梅解释,但是她根本不让我有辩解的余地。自从发生那件事后,梅就一直避不见面,这对从未见过她发怒的我,此种态度令我错愕且束手无策。

偏偏在这个时候,我又作了一个不像话的梦…

“梅!”

“哎哟!”

我梦见在梅温暖的小屋里,抓住她的手,用力的将她压倒在床上。

“里,求求你,不要乱来!”

平时都是害羞、微笑地任我摆布的梅,此刻眼角淌着泪,声音发抖,扭动身子,一直盯着我瞧。若是依我的本性,一定会温柔地抱着她的肩膀,轻声细语的安慰她,减少她的恐惧;但是在现实中极度压抑性欲的我,梦里却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,以粗暴、强迫的态度对待她。

我没说话,将手伸进梅的衣服里;梅穿着淡绿色短上衣和迷你裙,我以双手将短上衣用力扯开,全部的钮扣都弹开了,梅洁白的肌肤展露在我面前。

梅的脸因极度恐惧而痉挛,由眼角渗出的泪水变成了细小美丽的星星,开始慢慢飘浮在屋子里,但是我对这幻梦般的景象却无动于衷,仍然像个大色狼一样,紧抓住梅穿着绿色胸罩的乳房。

(…)

梅紧闭双眼忍耐着。

我粗暴的将梅胸罩往上掀,嘴巴爬近了她的胸,我的牙齿轻轻啃嚼着梅柔软滑溜、小巧可爱的樱桃双峰,并用舌尖来回舔舐着。

“住手!住手!”

梅仍像一开始般恳求我停止行动,但是我毫不理会,继续我强烈的攻势。我用手指一直摩擦着梅动个不停的耳朵,我非常清楚那是精灵族的性感地带,刚开始就在忍耐牙齿轻咬快感的她,渐渐地发出细柔的喘息声。

我没有放过梅这种反应,开始将右手伸进她的裙子里。

“如何,感觉不错吧!”

我的手指穿过梅薄薄的内裤,探索她还未成熟、青嫩的幽谷,并对梅如此说。

“讨厌!现在的你已不是原来的你了,讨厌!”

梅呼吸有点急促的说着。

我完全不在乎,将手指插入了梅的花蕾中。

“啊、啊!”

梅的身体弓了起来,我趁机脱下她的裙子籼内裤。

“嗯,嗯!”

或许是因为害羞吧,梅涨红了脸,再度将眼睛紧紧闭上,眼角又渗出泪水,我没有理会她越来越多的眼泪,把梅的双腿张开,气势汹涌的挥鞭,朝她紧闭的处女地进攻。

(─)

羞耻心和突如其来的冲击,让梅的脸大大的扭曲,我根本不理会她的感觉,自顾自冲锋陷阵。

“哦,哦…”

我激烈的攻击着,主动积极的享受快感,而被动的梅,虽然心中不情愿,在我每次进出时,还是忍不住小声的呻吟。

“啊!”

几分钟后,梅迎向了高潮,全身抖动痉挛着,我也在同时一阵发麻,在梅体内尽情发射我的精华。

(…)

二人一动也不动,瘫倒在欢愉后的疲惫里。

但是,在达到高潮后应该精疲力竭的梅,突然站了起来,抱着被我脱下的衣裙走开,她泪眼汪汪的望着我,只小声的说了一句:

“你好讨厌!”

我惊讶的看着梅,她正朝着背后的一片黑暗跑去。

“梅!梅!”

我慌慌张张的站起来,想去追她时─

“里,抱我!”

不知是谁跳到我背上,长长、软软、细细的一条东西,在我面前甩着。

“尾、尾巴!”

“喂,里,让我有小孩嘛!”

两只充满野性、小麦色肌肤的手攀住我的脖子,我回头一看,是一个长着猫般的耳朵,斜斜眼睛的少女。

“乔!”

“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啊,好高兴!”

乔笑嘻嘻地摩擦着我的脸颊,仔细一看,她居然一丝不挂;这么说,刚刚我背上所传来的那种柔软和搔痒,就是她双峰压着我的感觉。

“别、别靠近我!”

我红着脸将乔推开,她跳离我的背,双丘在空中很有弹性的抖动,我感到自己的‘小弟弟’又再度矗立起来,连忙将它隐藏住不让乔看到,我滔滔不绝的对她说:

“我一定要去追梅,跟她解释清楚,你是造成这个误会的人,居然到现在还想引诱我,你真的是太自私了。”

乔不太服气的对我说。

“哼!你想解开误会是吗?看,梅就在那儿…”

我急忙朝着乔指的方向看去。

梅确实在那里,而且还穿着平常早上来接我时的白色水手服。

“梅…”

我安心的朝着梅的方向接近,但是,梅只看了我一眼,立刻低下头,一个人快速的走了。

“梅,等我一下!”

我将追过来的乔推开,拼命地往梅的方向靠近。

就在那时─

不知由何处出现三个男人,开始把梅包围起来。

“梅!”

那三个男人一下子抓住梅,粗暴的将她推倒在地上,压着梅美丽的手脚,开始猛烈的撕着她的衣服,发出了一阵阵刺耳的声音。

她胸前的洁白肌肤很快地裸露出来。

“梅!梅!”

我声嘶力竭的喊着。

然后我就醒了。

(真奇怪!特别是最后出现的三个男人,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讨厌这些人之类的话,难道这是真的会发生的事吗?)

那天早上,我同样一个人寂寞的去上学,路上不断想着与梅之间的关系,我感到不安且自责。

现在我若失去她,绝对会一蹶不振。

(总之,今天我要和梅见面,将我们之间的误会一一解释清楚。)

鼓起前所未有的坚强意志,我奋勇地向前迈进。

早自习时─

“请问一下伊雷利欧小姐在教室里吗?”

“梅吗?刚刚老师叫她到教职员办公室拿教材了。”

上午休息时间─

“请问梅在吗?”

“我想她大概和朋友一起去图书馆借书吧?不过还没有回来呢!”

中午午休─

“嗯,请问梅…哇呜!”

“喵,等一下,别逃走嘛!”

(呼、呼,蠢透了!这样到放学的时候,还是不能见到梅的。)

我大口喘着气,既焦急又疲惫的靠在校园内的树干上休息。

(梅找不到,又被乔追着跑,到底怎么办才好?)

“嘿!”

头顶上突然出现倒挂着的乔。

“哇!”

我大吃一惊。

“为、为什么你会在这里?”

“没为什么呀,我本来就在这里休息,是你自己随便跑来的啊!”

由上方大树枝悬吊下来的乔,涨红着脸辩解。

“在故乡《人兽谷》的时候,我也常常找一个高高的地方,爬到上面去睡觉,所以这儿是我隐密的私人休息处。你要不要上来?”

“别开玩笑了!”

为了避免梅产生误会,我一直躲避着她,若是现在又爬上去的话,那不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不管乔怎么说,我只想逃离那个地方。

“里,你讨厌我吗?”

突然,乔以从未有过的温柔声音说着,我愣了一下,已经跨出的脚步不禁停了下来。

“那时我就说过了,即使不爱我也没关系,只是和我做爱,有个小孩而已。之后的事就不需要考虑那么多了嘛!”

我转过身去,看到乔在树枝上,像猫一样的蜷起身子;平时都自信满满的眼睛,现在则好像很寂寞地眯成一线看着我。

“对于男人而言,这种没有负担的性行为应该很高兴才对呀!否则,就是我没有女人的魅力,或者里很讨厌我,连抱都不想抱我。”

乔的样子很认真,略带忧愁的表情散发出诱人的魅力,让我看了忍不住心动起来。

“这不是很奇怪吗?为什么不要同族男人,而想和身为人类的我有小孩。虽然你说对同族的男人绝望,但你故意转学,找寻异族男人…”

快被迷惑的我,连忙转移话题,说些不知所云的话;没想到乔听了之后,表情更加深沉忧郁,她犹豫了好一会儿,才轻轻的说:

“我,我曾差一点遭到同族男人的强暴…”

我的胸口受到小小的冲击。

“那时我告诉过你,在我们大猫族里,有小孩就与结婚是同样意义。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大猫族的寿命很短,与其一个个结婚,还不如早一点生小孩来繁衍子孙,这才是保全种族的良策,因此我们都很早成年,一到了成人,父母就催促自己的儿子或女儿生小孩,不管什么对象都好;而我,已经成人好几年了,男孩子都说我那么大了还没生小孩.这样的女孩真不光彩等等的话。最近同族有些男子,不管女性的意愿,强迫与人做爱,而且很猖獗,我也是受害者之一…不过算了,在我尚未被夺走宝贵的贞操之前,已经狠狠地给了对方好看,我想他可能有好一阵子没办法再重振旗鼓了。”

说到这里,乔才露出如往常的笑容来。

“从此之后,我就一直很讨厌同族的男人,连父母的面子也丢光了;后来刚好有个机会,所以我就说,要到人类的城镇去找很强的男人生小孩,请求父母让我去留学。”

听完乔的话后,我呆立在那里很久。

到最后,我还是轻声的对乔说:

“我很同情你的遭遇,但是很抱歉,我还是无法答应你的要求。”

“为了那个叫做梅的女孩吗?”

乔一针见血的问。

“里,你喜欢那个叫做梅的精灵女孩吧!所以,你才会拒绝我,是吗?”我默默的点头。

“有喜欢的女孩也没关系,我喜欢你就好了;所以,我一定会努力到和你有小孩为止。”

我转过头,静静地离开乔的视线。

里离去后,乔一个人又爬上树干睡觉,长长的尾巴左右摇晃,迷迷糊糊的想着事情。

(里,我…)

咕咚!

附近不知什么东西撞到硬物的声音。

(?)

乔朝发出声音的方向望去,一个金发尖耳的少女,慌慌张张的捡拾着刚由垃圾筒掉落出来的纸屑。

(那不是梅吗?)

乔忽然郁卒起来,于是慌忙地躲到树叶密集的阴暗处;梅好像没看见乔,将纸屑重新放入垃圾筒后,就拿起来走了。

(这么说来,她是今天打扫教室的值日生啰!)

乔以梅听不见的音量小声说着,并以嫉妒和羡慕的眼光一直盯着梅的背影。

(什么啊?)

看了一会儿,乔发现梅走了之后,不远处有三个人影尾随着她而去。

虽然那些人都是穿着这个学校的学生制服,但是不管外表或行为举止,都完全不像个中学生,反倒像地痞流氓一样。

(那些家伙和梅走同一个方向,那边到底有什么东西呢?)

乔努力想着,那个方向走到尽头,好像只有焚化炉和旧仓库而已。慢着…

乔的全身起了鸡皮疙瘩。

(梅到底在哪里呢?没见到面就这样回家,总觉得不甘心!)

我因为找不到梅,还在校园中到处走动。

(也许到芭蕾舞社去找学妹了,或者到体育馆呢!)

“喂,里,你还是不要去那边比较好。”

我正想往目的地前进,突然有同学阻止我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你不知道吗?二年前被少年刑事法庭判刑的二人组,今天以观察管束的身份回学校了,这里有只为他们二人所设的特别班喔!”

(三人组?)

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“你忘了吗?就是以对师长动粗或强奸女同学这样的罪名被逮捕,但因尚未成年,所以还在观察管束中的前几届的三人组啊!”

“啊!”

终于想起来了。在我一年级时,那些家伙在课堂上突然动粗,学校方面也束手无策,一直到出动自卫队才制止。(动粗的理由,根据那几个家伙所说的,好像是因为上课太过无聊吧。)

“那几个人好像一点儿也没有反省,还跟二年前一样粗暴呢!特别是过了二年没有女人的生活后,所以到处传说,他们首先要袭击女学生呢!不过实际情况我也不清楚。”

(袭击女学生!这么说来…)

我心中的不安逐渐扩大。

梅将纸屑倒入焚化炉旁的箱子里后,放下垃圾筒,开始沉思起来。

(我不是一直在逃避吗?)

为此,今天已经叹了好几次气了。

这几天来,她为了不要和里碰面,自动自发的多做了好些事,让自己在学校里四处奔走,尽量淡化对里复杂的思念。

但是这种作法,反而加深了她对里的思念,同时她的心中也充满了内疚感。

(嗯,决定了!)

梅大大地吸了一口气。

(我决定和里见面了!见了面,先跟他道个歉,然后…到时再想吧!)

压抑住兴奋的心情,梅轻快地将空的垃圾筒拿起来。

“小女孩~一个人吗?”

后面突然传来了陌生的声音,梅吓了一跳;回头一看,有三个粗野、比里还高大的男人,像是想将梅围住似的并排站在那儿。

梅整个人绷紧起来。

“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

梅将筒子用力抱紧,耳尖抖动着说。

“啊!想请你到那里面陪我们玩玩。”

三人中眼光最锐利的男人,指着建筑在角落里的旧仓库说着。

“仓库不是锁着吗?”

梅不知如何应付才好,慌乱中只好随便答了一句。

碰!

三人中身材最高大的男人.立刻走过去,一脚将门踢开,仓库的门受到撞击,发出轰然巨响。

看到男人脚边落下来,坏掉的锁,梅开始发抖。

“好像是开着的嘛!”

眼光锐利的男人发出狞笑,慢慢地向梅靠近!感到自己已处于危险状态的梅,立刻将手中的筒子朝男人扔去,但是那筒子还未靠近,就被男人一脚踢走了。

接着,那男人很快的就抓住想要逃跑的梅。

梅想叫喊,嘴巴也跟着被捂住了。

“我带你上天堂哦!”

男人腥臭的呼吸喷到梅的脸上。

梅的眼泪夺眶而出。

“里!”

梅尖叫着。

(里!救命啊…)

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,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(Chrome),火狐浏览器(Firefox),微软Edge,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,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,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!

如果喜欢本站,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
  •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• 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