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防失联,请收藏网址:hongxiu.me

第 108 章

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,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,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那就证明,追兵,正在附近!

第68章68

楚寒今想提醒越临,没想到这狗已经盯紧了他,匍一动,犬便朝着他纵跃来。

楚寒今侧躲开,取出长剑刚要应战,却发现犬跃过了自己,向着屋内掀动四快速奔去。

从它背影楚寒今明了它目标。

越临。

靠墙木凳上,越临怀中搂着球球,侧过鼻梁和颌安恬,正在沉睡。

凶兽煞气逼人,风阵阵,让他从沉睡中睁开了双眼。

除了飞跃而来犬,后踏来一袭雪影。楚寒今住犬脖颈上项链,重重往后一掣,将整条庞然大物掀在地,单手卡在它喉管。

他发缕被风起,待散落时,靴踩着犬颅,底涌出了一缕鲜血。

“追兵就要来了,”楚寒今说,“这条狗是负君养猎犬,最善嗅人血,只要闻了一滴,百里内便能循气味将人找出来。”

他鞋尖再往踩,力看起来不重,却将犬控制住,暂时失去行动能力。

“赶快走吧。”他说。

越临眼神微微一暗,点。

没想到走了这么远,还会被追兵所及。

他们抄起还在睡梦中球球匆匆奔出荒庙,刚走到树林当中,眼前骤然降落一缕漆黑影,单手勒住驾驭鹤绳索挡住去路中间。

人,为首是负君。

看到他,楚寒今并不算太紧张,单手按剑与他对视。

负君轻脸浮出笑,惯常长袖善舞,:“月照君,请回吧。”

楚寒今:“你要拦我?”

负君面难:“这……于私,当年在避难所你我有同窗之谊,这些年来,我与你师兄也往颇厚;但于公,六大宗决意擒拿魔,并非拦你而是拦他,我实在不知放过他有什么好,月照君……”他苦心,“你也该替六宗考量考量。”

“这么说,你不让吗?”楚寒今说话脆。

没想到他完全不接受自己委婉,负君点了点:“不能让。”

楚寒今也不再啰嗦:“我带他走理由当时已说清楚,他不是凶手,不该受刑诛杀。现在和你动手也并非与你结仇,只是拖延时间越长六宗赶来人马越多,望你理解——”

楚寒今出长剑:“得罪了。”

这是一彬彬有礼动作,用以邀请对方出剑切磋,不佯攻,不诈取,明正大,乃是年少外功启蒙时讲礼节第一课。

这一动作楚寒今脆利落,潇洒有君子之风,但剑意决、不容置喙。负君不知想到什么,笑:“慕兄说得对,月照君果然清净,不沾尘秽,当然也不谅时艰。”

这句话显然并不是欣赏,他侧避开,:“你走吧。”

楚寒今站着不动:“何意?”

“你在雾岭当众掳走嫌犯,已经有罪,如果再加上袭击宗门这一项,恐怕要罪得更深。我无意再给你增加罪名。”负君收起了剑,“你走,我就当没看见过你。”

他退让一步,楚寒今反站在原地。

楚寒今与人际单薄,纵然负君与远山亲近,但大部分时间都是来找慕敛春玩鹤鸟,和他见面不过点点,浮于表面之礼。

但他也一向知悉负君格清举潇洒,非小人心态,让他走绝不会别有埋伏。

楚寒今诚心:“多谢。”

负君说:“不必谢,要谢就谢你师兄。”

看来偷偷放他离开是慕敛春授意。

师兄二字让楚寒今便皱了一眉,心好像被刀子磨着,浮上一种复杂心。

慕敛春原本就并不受行江信待见,现在楚寒今又惹祸事,恐怕他与远山更成为众矢之,境艰难。

可楚寒今选择了这条路,就无法回。

他抬看负君,:“你替我安师兄,我们很快就会找到凶手。”

负君嗯了声,抬眼,“恕我多问,你现在有了什么线索?”

楚寒今看了一眼越临。

越临深眸对他对视,安安静静,将转向了别。

楚寒今明他意思,再望向负君:“你放我走有恩,但这事仍然不便告知。”

负君也没出失望表,点:“如果真有其他凶手,来日我必替你洗刷冤屈。”

他说了一句“保重”。

“多谢。”

楚寒今携着越临,离开了这座丛林。

走在山之,四海茫茫,天渺渺,雾岭云雾消失在背后,显然已经走出了这獠牙错吃人之地。

可刚组建家庭站在原地,却一时却不知往何逃亡。

越临:“我们该去哪儿了?”

楚寒今:“魔境?”

“对,”越临咳嗽了声,“不过……”

他望向楚寒今眼眸清亮:“你不害怕吗?”

楚寒今将衣衫全扎进袖子和鞋中,发高高绑起,俨然一副利落短打模样,侧目看他一眼:“孤知你没死,还向宋书发了追索咒,肯定设埋伏等我们自投罗网,境况虽然危险,可害怕却无济于事。”

越临点:“如今你我,不受正待见,也不受魔待见。”

刚出虎,又得狼窝。

他将球球放到草地,让他自己走。

看着他溜了一圈,越临抬,对上楚寒今点漆似眉眼。

楚寒今目不转睛看他,声音清凉:“你害怕吗?”

越临不知他为何这么问:“嗯?”

楚寒今却直直地看他,几乎能将他灵魂看穿:“别害怕。”

他声音不高,但温和清晰。

“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”

越临心蓦地震了一。

-

他脑子里,响起兵戈杀伐声音。

可在那之前,是袅袅丝竹之音,瓦蓝碧空之,三影倒在楼瓦片,双大大分开,惬意无比。

越临举起酒罐,:“今晚喝到底!”

孤声音弱:“九哥,我就不喝了,喝了闷。你也别喝了吧……”

“走开,娘唧唧!”梁山开他,瓶罐和越临清脆一碰:“我陪你喝!阿越,今天想喝多少喝多少!”

越临打完架瓣伤被酒燎得疼痛不已,但嘶了一声:“好酒!”

“他妈,今天揍了那群仗势欺人狗,真痛快,”梁山越临肩膀,“阿越,你牛逼!我打不过他但你能打过他!”

孤拿着擦伤,但笑不语。

梁山嘻嘻哈哈地缠着越临,不住给他灌酒。

越临眼底倒映着蓝天和云,哼了声:“总有一天,我会把他们打稀巴烂。”

……

再然后,是战争胜利那天。

俘虏往梁山脸上吐了唾沫。

“你算什么?不过是越临边一条贱狗。”

梁山脸发青,怒极,一刀砍掉那人颅。

越临检查完收缴兵器,走上前来,诧异:“这么生气?他乱说,我可从来没这么想过,你是我最好兄弟。”

梁山脸诡异地看他一眼。

越临:“真生气了?”

梁山摇什么都没说。

他转大步离去。

……

再然后,梁山似乎了其他朋友,整天喝花酒,讨论哪个美人最好看,和他说不上话了。

孤对理政事很感兴趣,也忙来忙去。

越临则整日在炼丹里材料。

这天,梁山突然跌跌撞撞冲门来,脸鲜血,惊恐地:“阿越……我杀错人了!我杀错人了!”

“我喝了酒,听见那蛮王小王君骂你,骂你,我……我忍不住……我就杀了他……那老东西杀到我府邸要我抵命,还要发兵再打一仗……怎么办,我才过上几天好日子……阿越,求你救救我……救救我,也救救这刚过上安生日子魔境……”

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,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(Chrome),火狐浏览器(Firefox),微软Edge,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,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,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!

如果喜欢本站,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
  •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• 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