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防失联,请收藏网址:hongxiu.me

第 106 章

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,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,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“没什么大碍。”越临将佩剑解开,松了气似,沿着墙角缓缓坐。

周围漆黑什么都看不见,楚寒今到院子里开了废弃屋梁木材,好多木柴因雨都受不能用,半天才从底部出一横梁,劈断后点了火,借着火查看越临伤势。

越临想阻拦:“我自己来。”

他抓住了楚寒今手腕,但手却并未停,在他肩解缠紧布帛。

黑里冷,楚寒今眉眼被珠泊了月般影,微凉手指停在他肩,触感像清滴落,但却燥温和。

靠很近,越临可以闻到他上清淡香气。这让他肩膀缓缓放松去,手却着他手腕并不松开。

摩挲间热意,意味十分明显。楚寒今察觉到了,侧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。他将被血侵染布帛换成净,重新包扎好,准备起时手腕还被牵着。

越临眸子幽深:“疼。”

“……”

不像昨晚,他现在显然状态好多,有心拿他了。

“我还要忙。”楚寒今说。

越临恋恋不舍在他手背了好几把,松开:“要去点吃吗?球球好像还在惦记酸菜炖猪。”

“我看看吧。”

楚寒今出了破败土地庙,半晌在林间打到了一只兔子,洗净后用剥皮树枝将兔子穿起,放到了木柴堆起烤架上。

油发出滋滋声音。

赶了一天路,一家三都有些疲惫,尤其球球闻到了烤兔香气,小手颤巍巍就要往烤架上。

越临将他手抓回来:“烫。”

球球手停了,但脑袋瓜一转不转盯着烤架。

又是呼之出饿饿饿饿饿饿饿饿饿——

楚寒今才知当父亲是什么感觉,叹气,等兔子终于烤好了,撕一片凉了递给他。

球球接到手里,往果壳裂缝中一塞。

随即发出一阵低低呼噜声,觉得很好吃!

“什么味都没有,就纯,都吃得这么香,”越临他脑袋,“等过几天你爹我伤好了,带你吃香喝辣。”

球球难得将脑袋往他掌心蹭了蹭,蹦蹦跳跳看着越临,似乎在说“要——要——”

楚寒今撕一条兔,谁知他接到手里后便一整个往果壳里塞,半晌,着半截骨塞不进去了,呆呆地站着。

楚寒今好笑,把骨取了来:“骨不能吃。”

可他牙还锋利,半截骨都嚼烂了。

漆黑旷野之中,虽是逃难,心倒是很不错。越临时不时掩咳嗽几声,但气已经好了很多。

楚寒今看着球球剥落果壳,总感觉这孩子马上就要完全蹦出来,而且变得不太喜欢这个外壳,时不时用手指抠一抠,挠一挠,与果壳连接皮被他抠得通红。

他现在不喜欢躲到果壳里去,反而喜欢大剌剌将双双手出,偶尔还敞开个。

……是个小男孩儿。

有必要给他缝条子了,楚寒今心想,否则到时候从果壳里跳出来,赤条条,被人看见不好。

但现在他上什么都没有,当时客栈里包裹都被抄走,准备衣服子全没了,楚寒今只好又撕了块衣襟,用玉钗穿针引线大概了条子。

不太难,但出来也不怎么好看。

楚寒今抱起球球穿上子,将穿进去,但球球似乎并不喜欢,在他怀里一蹦一跳,等穿上了子,还有点茫然地想来。

球球往前走了一步。

啪嗒。

摔地上。

爬起来,被子扯着。

“啪”,再摔地上。

越临手指点着颌,看着直笑:“穿上子还不会走路了。”

球球拎着子一脸惑。

楚寒今看着也好笑,站起在土地庙里四逛,半晌发现了一枯井,野草掩盖,当中蓄了清。

这是没落土地庙,六宗掌管民间后其他神像都被捣毁,香火越来越弱,这土地庙显然很多年没人修缮了。

楚寒今在荒地里又找到一只木桶。

他从井中提出了一桶,拧帕子,褪去衣衫擦洗上不净地方,后,子被风得有点冷。

他清晰自己手腕。

还有。

背后似乎有一视线。

楚寒今回过,见是越临,便将衣服松垮地揽上了肩,珠沿发梢滴落到颈侧,颈后像温润玉,瓣却是殷红颜。

“你要洗一子吗?井里很净。”

越临眼底似微暗火,目从他脸上落,点:“好。”

“我过去看看球球。”楚寒今说完要走。

越临却牵住了他:“他刚玩了一会儿,又累着了,现在正着睡觉。”

“嗯,我去看看。”楚寒今准备走。

不过经过越临旁,却被拉住了手腕,听见他问:“能不能帮我也擦擦?”

楚寒今才意识到他想留自己。

按照越临伤愈合程度,简单擦似乎已能应付。不过楚寒今清澈眼睛望了望他,却没反驳,点:“好。”

他从凉中拧出帕子,越临也了衣服。

从肩膀到膛被纱包裹,肌被按捺在薄布片之,典型外功扎实,肌饱结实,狼劲悍,被暗天蒙上一层极淡影。

楚寒今褪了衣衫总让人联想到温润玉脂,洁净,可越临褪了衣衫,这一便涌着热气,让人感觉生龙活虎。

帕子是凉。

一落到他皮,便被温染上热意,透过了布料传递到楚寒今指尖,像点着了似。

越临手指绞玩住楚寒今一缕发,轻轻摩挲,檀香随着温四散树影。

楚寒今擦拭他后背,将被捂热帕子放回桶重新拧了一帕,摊开掌心再抬起,视线里撞一起伏山峦。

这是……

楚寒今着帕子怔了一。

越临深眸垂视他,似乎也觉得有些尴尬,但自己并不能克制,牙小幅度地轻着,显出忍耐模样。

楚寒今耳后升起一层薄愠。

两两对视。

……诡异是,他俩谁都没有率先说出这问题。

从楚寒今怀孕那段时间,越临每晚都会按例公粮,楚寒今已经很久没看见他如此失态,时隔许久再目睹这一场面,他拿着帕子一时不知说什么,耳后微微发烧。

但他尽量平静地:“收回去……子了,我现在给你擦洗半。”

他尽量想公事公办。

可后半句话也并不多正经。

虽然他依然义正辞严,一派端正清雅,只不过耳坠却红像被重过。

越临本就不堪,音更为嘶哑:“饶了我……”

楚寒今匆匆:“那就不擦了——”

可刚说完,他帕子还未丢进桶里,就被匆匆拉住了手腕。

花影缭乱,两条影叠。

越临眸落在他眼底,细骨着他手腕,力很重,像在压抑什么,热气从他肩颈微微散出,变成了一种压力十足气息。

他牵着楚寒今手在颤抖。

声音像是乞求。

“别走。”

楚寒今脑子里轰炸了一,心蓦地乱了,有那么一瞬间悬浮在半空,觉得一切像是一场梦境。

等他意识稍微清醒之后,才知越临侧过了,面朝着他,一手紧紧住他手腕,一手着自己**。

楚寒今虽武,姿也修健颀长,骨架漂亮,可皮却是怎么生怎么皙净、如凝脂。手被越临那糙指摩挲着,几乎将他手背皮都,红意变暗,又变深,像晕开血,也像绽放牡丹,被极致把玩。

他似是不敢触碰到楚寒今太多,只敢牵着他手,将细微验放到他能臆想极大。

当越临紧他手时,隔着筋骨脉络,他能感觉到越临另一只手活动。

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,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(Chrome),火狐浏览器(Firefox),微软Edge,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,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,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!

如果喜欢本站,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
  •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• 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