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防失联,请收藏网址:hongxiu.me

第 67 章

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,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,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楚寒今垂眼想刚才环节,第一步讲故事锁定目标,那第二步则让锁定人应咒,应该是喝这一个环节。

——里肯定有烧化符纸。

想到之后,楚寒今迅速飞至方才喝几人后,抬手将掌“啪!”地拍在那几人背部。

那几人听见风声,正想回就是一剑,没想到被看似温和一掌,拍得五脏六腑作乱,“呕”地一声将刚才喝全吐了出来。

楚寒今站在人群外观察他们反应。

如果符咒在里,并不会被消化,吐出来应该就没事了。

没想到这群人面煞,抬举剑又斗:“你使什么邪术,让我大庭广众之呕吐,不嫌恶心?”

“吐吧,把你黑心肝吐出来!”

不对?

难符纸不在里?

楚寒今犹豫时间不长,回到方才凉棚底,将这几人喝经过重新回忆了一遍。

猛地,他脑子里电火石!

刚才那人并不在意喝没喝,而是这群人讲故事时,他专心致志,一字不地将话全记在了破破烂烂书上。

楚寒今给越临递去消息:“抢他袖中那卷书!”

听到这句话,长髯男子本来东躲西藏,此时转狂奔。

看来找对了方向。

楚寒今想帮忙,脑子里又是一转念,反而回到马车,垂眼,看蹲坐在地上孤。

“这是来救你人?”

孤:“在也不知。”

楚寒今若无其事地坐:“他们算盘打错了。”

孤并不说话,只是上将他看了一眼,:“你有孕?”

楚寒今波澜不惊眼转向他,起了些涟漪,或许有意外,但事已至此并无任何羞恼。

“你怎么知?”

孤笑了笑:“我能闻到。”

闻?

楚寒今意识翕动鼻翅,以为自己上有属于怀了孕人味,略感疑惑。

孤轻声:“是我九哥吗?”

楚寒今斜他一眼,觉得没有跟他闲聊必要:“与你无关。”

“呵呵,”他只是笑了笑,“我觉得你们也许并不合适。”

不知是不是错觉,楚寒今在他眼里看到了一些淡然,轻蔑,恨织绪。不过转瞬即逝,“哐当”一声,越临掀开帘子进了马车。

他伸手勒住了孤绳子,将他勒得面痛苦,简单:“走。”

说完便拖着他,又看了看楚寒今,快步朝着长髯男子消失地方追了过去。

楚寒今:“你也猜到了?”

越临点:“我追了没多远,担心你一个人待着又回来了。放心,只要他被我绑在手里,就逃不了。”

而长髯男子形隐约在林间浮动,楚寒今急于夺回他袖子里书卷,飞踏几步迅速追上去。

他刚转过山坳,住对方肩膀拂开衣袖,一把拽回了书卷,开还没看清上面写东西,突然意识到周围黑压压影。

——这里有很多人。

一片平整草原修整,队伍分散开来,马匹在吃草,另一群黑衣人在原地打坐,似乎在等什么人。

他们衣衫贵重,佩戴肩甲和缚甲,领绣着纹路诡异日月纹,神肃静。

看见纹路,楚寒今心中骤然一凛。

这是魔族中人!

他正要回提醒越临,人群中起了动静,正前方人站起来,并不是攻击。而是半跪着将手拳在行礼。

他:“君上。”

其他人也跪来。连片地喊:“君上。”

这一声,楚寒今看向被绑紧孤。

他脸苍,发凌乱,哪有半分魔君样子,只显得像个阶囚般不堪目。

那人又说:“恭迎君上。祝贺君上死而复生。”

“祝贺君上死而复生!”

“祝贺君上死而复生!”

刹那间,楚寒今后背涌起了一阵寒意,眼皮微抬。

他没去看越临脸。

但他能猜到越临此时此刻所作为。

越临勒紧系在孤脖颈绳子,一寸一寸收紧,勒得孤出眼,那群属互相看了一眼后,并不营救,神愈发恭敬。

魔族,没有礼义廉,只有强者为尊。

这一瞬间,楚寒今明了。

这才是真正魔君。

脑子里一直回避东西,其实一直都很清晰,骤然连接在一起,构成了一切答案。几乎没有片刻犹豫,楚寒今猛地伸手,扣住越临手腕用力收紧,去抢夺绑紧孤绳索。

“咔嚓”一声,越临手臂勒出一血痕,他吃痛,松开了攥紧绳索。

那一瞬间他看向楚寒今眼睛,深金竖瞳,眼里是复杂绪。

他复杂,却只对上了一双无波无澜、空灵平静眼睛。

楚寒今不再看他,将绳索收紧,拽着孤大步直奔荣枯修士所在地。

而背后,风声混着越临声音:“阿楚……”

楚寒今没说话。

越临继续跟着,伸手似乎想帮他拿绳索,但手一伸又缩了回去:“你听我说。”

楚寒今停,掌中一气将空气切割得燃烧不停,横在他和越临当中,将两个人远远隔开。

如冰与火,如与,如与暗。

楚寒今总算说了句话:“你走。”

越临声音发颤:“我没有……”

楚寒今直视他片刻,说:“孩子我养,你我从现在起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说完,转又走。

但越临跟在他背后一两米距离,说:“以前我死了!现在我没过任何坏事,我没有杀人,没有作恶,我没有——”

当他超越距离靠近了一步,猛地开火星,烈火烧着他双。

楚寒今一衣,看也不看他,牵着绳索大步往前。

即使这火烧得很烈,将他皮烧得焦灼,越临并没有熄灭,任由火势往自己上蔓延,跟在他背后:“阿楚……”

楚寒今没听他这样叫过自己。

他俩之间其实很少彼此称呼姓名。

这一声声,牙切齿,饱着痛苦。

几乎在哀求他了。

楚寒今没有回看。

他净衣影决绝,越临每靠近他一分,便被那阵烈火迅猛地焚烧,可他并不躲开,继续往前走。

一寸一寸火舌,沿着他往上。

没了际,又没到。

直到浑被烈火包裹。

他终于走到了楚寒今后,轻轻拉他衣摆:“阿楚……”

楚寒今停步。

他们走到了饮凉棚,楚寒今将书卷撕碎,其他人怔楞在原地,猛地拍了拍额,像是被出了一段记忆或正在重组,半晌才回过神。

而他们一清醒,就看到了楚寒今后被烈火灼烧人,和另一群魔族之人。

他们骤然剑:“危机!结阵!”

而混乱之外,楚寒今净净衣,勾上了两截血污手指。越临喉颤抖,一字一哽:“我没有……我没过坏事……遇到你以后,我只想跟着你,守着你,再也不想前尘往事……”

他说得字字泣血,如果换成一个他人,恐怕早就心疼得抱住了他。

但楚寒今神冷静,毫无动容。

如果越临曾经不小心误魔,那现在死而复生重活一世,楚寒今或许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但他竟然是魔族之主,他们没有一个不是穷凶极恶,手血腥。因此绝无再和谈必要。

当断则断。

越临眼中混合着绝望和希望:“那时候也这样?”

楚寒今静静看着他:“哪时候?”

“在山林时,你恢复了记忆,又得知我份,决定扔我就走?”

那一天,他到山里砍树劈柴,再把种醉鱼草萤火虫花田修整一番,拎着两条鱼回家,没看见小菩萨影,还以为他暂时出门了。

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,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(Chrome),火狐浏览器(Firefox),微软Edge,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,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,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!

如果喜欢本站,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
  •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• 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