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防失联,请收藏网址:hongxiu.me

第 46 章

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,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,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“……”

听到这里,楚寒今终于懂了为什么自己会意外地和他在一起,又要了个孩子。

“那人恐怕是得知了你已是不洁之,炼制剑灵成效打了折扣,便将你带走了。也有可能是你恢复记忆自己离开。我并不知,只是突然发现你不见了,便出来找你。”

听到这里,楚寒今想起了重点:“你想起怎么出去了?”

越临应声:“想起来了。”

他示意:“边走边说,先回去。”

楚寒今心中有太多疑点。

他回到原来位置找马,才发现因为法阵消失,之前引力场也消失了,灵气不再被影响,现在要御剑或者飞奔都很轻松。

越临示意他上马。

楚寒今想了一会儿,:“不用。”

他侧跨上青草茂密小。

越临拽着马缰站了一会儿,跟在他后:“你心里有什么不快乐事?”

楚寒今怔了一会儿,摇:“我不知为什么有人要害我。”

他一直待在远山,潜行修炼,很少和人相,也并不得罪其他人,实在不明是谁对他起了杀心。

越临理解他绪,毕竟备受尊崇月照君,突然发现自己暗地里有无数仇家,被无数双眼睛觊觎着,心里有些茫。

越临想了一会儿,:“与其说在远山不与人际,不如说,远山把你保护太好了。我从小母亲便教我,只有和别人抢夺才能得胜,这世间东西是有限,修灵器也是有限,如果要夺得第一,就必须跟别人抢,还能抢赢才行。”

他看了看楚寒今:“即使你没有那种心思,但保不齐别人有那种心思。他们会来抢你,来偷你,看着你死,他们最开心了。”

楚寒今半眯眼,看了看他,也不说话。

越临话有恨意,因为他是被人害死。

楚寒今不再说话,和他回到山里木屋,早晨烤饼子还贴着锅边,微微带着余温,将包裹里冰凉饼换了热饼,掰碎了泡在汤里吃。

越临打量木屋附近:“这是我修,怎么样?”

楚寒今:“好。”

“我本来打算跟你在这儿住一辈子。”越临笑看着他,“不过现在看来,马上就得走了。”

语气中还有一些惋惜。

惋惜也很正常,他心里不愿意离开这里。

既然他记忆恢复了,楚寒今问:“你要出去,还是留来?”

越临应答脆:“我跟着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沉默了一会儿。楚寒今缓缓咀嚼中饼,:“等孩子生来,我给你以后,你就不必再跟着我了。”

楚寒今实在无法接受自己要和另一个人同生活一辈子。

越临侧看他,静了两秒才问:“你也讨厌我吗?”

“……”

听到这句话,楚寒今意识到有几分不对劲。越临生前被人讨厌,被人嫉恨,走上绝路,到现在复生依然找不到自己容之,所以宁愿待在深山永不出世。

他似乎唯一找到一个寄托,就是楚寒今。

准确来说,是没有失去记忆时楚寒今。

可现在楚寒今什么都不记得,又怎么会跟他有感,又怎么来存放他感。

楚寒今看他:“我并不讨厌你。只是……”

越临打断他:“那就没关系了。只要你不讨厌我,我就一直跟着你保护你。你当你月照君,忙你事,偶尔分心出来给孩子和我就够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两个人静静地坐着吃饼。

楚寒今实在不知该说什么,就见越临风卷残云般吃掉了饼,往屋里走:“我去收拾东西。”

楚寒今回,见他打量整间屋子,背影似乎有些落寞。

楚寒今不算很懂感人,但他幼时只和师兄一起玩儿,但后来在荣枯避难所,看见师兄有了很多新朋友,常混在一起玩儿,忘了他存在时,心里会感到一些落寞。

他也明越临想法,当初在深山里时只有他俩彼此,感几乎无人可以分享,可现在楚寒今回远山当了他月照君,越临就成了可有可无存在。

他或许正说服自己,他想要也并不多,仅仅楚寒今不讨厌他,能回看他就行。

越是这么想,楚寒今叹了声气,越觉得自己有些残忍。

他不知要怎么理感这种事了。

等他回到屋子里,越临差不多收拾好了想带走,衣裳间装了只木鸟,被收纳戒。他:“要是想走话,我们现在就能走。”

楚寒今问他:“以后还会来吗?”

越临直勾勾看他眼睛:“你要是不回来,就不回来了。”

楚寒今启了。

他面相一直较为清冷薄,眉眼漆黑温润,此时眸子微微转了转,不知想到什么,紧绷角缓缓地启开了一弧度:“明天走吧。”

说完,又打个补丁:“今天很晚了。”

越临放了包袱。他到院子里牵马,说好了要喂它吃好吃,便带到了半山去,躺在草丛间看它吃草,等吃完了解开缰绳,放它回归了山里。

接着,又回到院子里菩提树,将雕木鸟一只一只取来。

他动作缓慢,摘一只垂眼看一会儿,好像摘不是鸟,是一个个实现不了梦。

楚寒今站在回廊,看他摘完了木鸟,便回到屋里,重新将那些拿出来用过食材和器具又放回去。

他:“加一符咒吧,免得积灰。”

可说完,又想起:“算了,反正以后估计不回来了。”松开了手里禁制。

收拾完间里一切,越临去了菩提树石桌旁坐着,缓缓看着不远太山。

说实话,哪怕他一个字没说,楚寒今也能感觉到他现在很伤心。

其实回想起来,这大半个月生活,楚寒今也觉得安闲舒适,无忧无虑,没有人世间纷扰。

太山以后站起,:“吃晚饭了。”

锅里炖着新鲜和食材,饭也早蒸好了,全是山里货,非常补,揭开锅就是一涌而出雾。

吃饭时候也没咋说话,越临垂眼睫,静静地吃饭。

楚寒今有点儿受不了这种沉默,他看到窗外月,有一两只蛾子扑进来。像是鬼使神差似,楚寒今:“吃完饭……”

越临抬看他。

楚寒今:“看看萤火虫,去吗?”

越临脸变了一,点:“好。”

明显感觉他高兴起来了。楚寒今慢条斯理吃碗里饭,看气氛缓和,自己心莫名也好了一些。

窗外是一轮清丽月。前段时间法阵没解决时,每晚深夜都漆黑一片,什么都看不见。可现在月如银,淌落了地,将路都照了出来。

越临用纱和竹条编了两只灯笼,一只递给楚寒今,一只自己提着,沿着山路往那片醉鱼草花田走去。

“现在五月,萤火虫还没到最多时候,但……”越临说着话,视线被什么东西引了。

一只很小星点,在天上飞来飞去,绕着前路飘飘。

楚寒今抬眸,也看到了这只萤火虫。

山路陡峭,越临回托住楚寒今手腕:“小心。”

他手臂温热,传来热度。

搀扶着楚寒今时,楚寒今目还追随者那只很小萤火虫,进了漆黑竹林。

等再往前,山回路转,踏出竹林那一瞬间,醉鱼草在月呈现出茫然粉红之意,花朵繁盛,蝴蝶翩翩起舞,每一朵花蕊都缀着芒。

等越临张开手臂,在草叶间轻轻一拂,萤火虫猛地从草野间振翅飞出,星星点点,占了整片月,梦幻得像在一场梦。

越临静静地看着:“我本来想在夏天夜晚带你来看。”

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,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(Chrome),火狐浏览器(Firefox),微软Edge,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,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,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!

如果喜欢本站,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
  •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• 字体大小